爪喵

爪喵

 
   

离人

【平行世界,与真人无关,请勿当真,请勿认真。】




 

JDD这两天终于闲了下来。

之前一直忙个不停,拍戏,活动,拍戏,宣传,拍戏,每天沾枕头的时间也就三四个小时,还真不像以前那样熬得住。

终于杀青,过年,回家,休息。一壶茶,一本书,舒坦。

索性在家动手打扫。

戏迷送的书越来越多,重复的也不少。有时间分门别类,整理好了,回头能开个图书馆,挺好。

自己动手弄几个菜吃。虽说三十出头才进厨房,果然还是有点天分。卖相虽然差点,可味道不错,足矣。

出门置办年货,给爹妈,姐姐一家,妹妹一家,亲戚,朋友。就被几个观众认了出来。

“你是不是……伪装者的那个?”

“明楼!哎哟,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小伙子要多吃点儿啊!”

“我闺女可喜欢你啦。”

这样那样。

JDD一一感谢,还配合一起拍了照。

“让明台也多吃点儿……那可怜的娃……”

旁边有人笑:“那是戏里呢。”

“啊?”

“哈哈哈哈。”

JDD回到家,觉得有点困。之前太忙都没时间运动。网球都有一阵没打了。

叫不到人。好似大家都在忙。年底了,都忙。

只好一个人去健身房打了半小时墙。出了一身汗,精神。

洗了个澡刷朋友圈,看到了HGG。

这孩子,文艺青年。点个赞。

要立春了。

今年先立春后初一,字典里没春天……不对。唱岔了。

银色小船摇摇晃晃弯弯,悬在绒绒的天上。你的心事三三两两蓝蓝,停在我幽幽心上。

什么跟什么?

他跟HGG说过,要有生活。不能一天十二个小时,一年十二个月都在拍戏,出了组就进组。要有自己能支配的时间,出去玩儿,打球,骑车,或者在家里养养花,看看书。

那孩子露出向往的表情。可怜。

大妈说得没错,可怜的娃。

不过年后HGG就得闲了。得闲饮茶。JDD倒是年后不久就要开工。虽然HGG是不可能来演个小怪物, 但……

但什么?也没什么。

一切都挺好的。

JDD舒服地靠在他最喜欢的一张沙发上。HGG送他的表踢踏踢踏地躺在他最喜欢的一张茶几上。

他伸手拿过来,想了想又放回去。不出门戴什么表。

反正他现在每次出门都戴这一块表。对不住了,其他的收藏。HGG恁干脆地从手腕上摘下来送给他的表,那是肯定得戴呀。

JDD看了会儿朋友圈,翻了两页书,喝了两口茶,又刷了刷朋友圈。

书还摊开在第二页。第一行就看了三次。

看不下去。

也不是困。

夜色比茶浓。坏了,待会儿要睡不着。

要有生活。这就是生活嘛。有忙有闲,有咸有甜,有聚有离,有茶有酒。

JDD忽然想喝点儿小酒。

算了,还是别。

JDD刷了牙,决心躺平睡觉。

就听见墙上的钟跟茶几上的表一起踢踏。漫漫冬夜长,别说,还真有点冲动披衣起彷徨。

真是高山有崖,林木有枝。忧来无方,人莫之知。

JDD闭着眼,心想这真是忙久了都忘记怎么闲了?总觉得像是吃饺子没醋,大饼上少了芝麻。

打住,大半夜的提到吃的不好。

你说情到深处人怎能不孤独,爱到浓时就饥肠辘辘……不对,爱到浓时就牵肠挂肚……

脑子里的歌开始支离破碎,荒腔走板。JDD终于得到了渴望的困意。小小的,打个哈欠,困意扩散开来。

睡。

手机响了。是微信提示音。

瞬间吓醒。

你大爷的。

……噢,是你大爷的那位。

JDD滑动解锁,点开微信,手机震得手都要滑。

跳出来一张照片,某人的自拍大头,还有好几段语音。

JDD笑了,困意放心地再度袭来。

他指尖点点,HGG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开来。

哥——!

HGG在微信里头说着什么,而JDD的意识渐渐漂离地面,他都没听清。就听见HGG的声音似乎由大变小,从脆生生变成软糯糯,像粢饭,像年糕,像披萨上牵丝的芝士,像卡布奇诺上厚厚的奶泡。

他隐约听到最后HGG说什么想你之类的。

JDD觉得自己好像在被子里笑出了声音。

原来如此。

我说呢……

JDD心满意足地赴会周公。

什么醋啊,芝麻啊,折腾了半天原来是你小子。呵呵。

 

FIN


 
 
评论(1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