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无题

【平行世界,切勿当真,切勿认真,切勿较真。】


送给 @一去不还唯少年 




*



G刚刚拍完大夜戏。熬了七个小时的重头戏,三分之二都是他的词,有耳光有雨水,情绪跌宕起伏。

天色微亮时,终于收了工。G搭车回酒店,在车上恍恍惚惚却是没睡着。一路颠簸着模模糊糊地点着头。隐隐约约,手机响了一下。

回到酒店以后天已经全亮了。但饭店房间里的窗帘严严实实,隔开了颠倒的时间。

他的猫今天很乖。G摸着其中一只的头,就想起了他的手机。滑开一看,是D。

一股温暖而柔软的情绪在G的胸腔中蔓延荡漾开,就像刚才猫的头顶蹭着他的手心那种触感。

他捧着手机蹲在床边,就看到三个字——我到了。

G就醒了。

他想起D有个工作过来,说好了今天顺道来看他。于是他赶忙拨D的号码。通了。

哥,我才看到你的微信。你现在在哪儿?

噢,我现在在酒店。哎你过来吧。

行呀,地址我发你。

一会儿见。

G把电话挂了。心跳得有些急促,毕竟是一夜未眠透支了体力。他把地址给D发了过去,然后决定还是先洗个澡,不管怎么说总得先把妆卸了。

G有些迟缓地做着这一切,最后想了想,还是把手机留在浴室的洗手台上。

好在门铃响的时候,他已经在擦头发了。G把门打开一条缝,就对上了D的眼睛。

哥,快进来。G把脑袋探出去,大咧咧地笑起来。

D也笑了,眼睛嘴巴弯得像他的猫。他抬手摸了摸G的脑袋,那你就别堵着门,D说,你头发还没干。

G被D变换的表情跟话题惹得直乐,笑得快有点胸闷气短。他嘀嘀咕咕地把D拉进房间。

手臂交叠。

G看到D戴着他送的表。那块表是他从手腕上摘下来的,在D的手腕上,好看。

喏,给你带了点东西,D把另一只手上提着的袋子递给他。

G接过来一看,全是他惦记着的北京小食。

哥,你对我真好!他们都不管我呢,只有你管我。

就你嘴甜,D笑着说,快把头发弄干,别着凉感冒。

G把东西放下,就听话地继续擦起了头发。

你啊,用那个吹风机吹一下,干得快。D果然还是忍不住,没法对他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无动于衷。

G笑得贼,把脑袋凑过去,就像是他演的那个小少爷,要不哥你给我吹?

D到底还是止了步,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自己去,都这么大个人了。

G抱着脑袋逃到浴室,冲外面喊,你不是还给我叠衣服呢,所以还是你给惯的,你要负责!

他打开了吹风机,哄哄响,也不知道D接没接他的话。

热风吹得头晕,G瞄了一眼他的猫,都在窝里睡觉觉,露出一截尾巴在外头。

乖,他说,关了吹风机。

哥我吹好啦。G走出去挨蹭着D坐下,果然D就抬手揽住了他,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满意地点点头。

D是喜欢肢体接触的。他喜欢贴着G,凑在耳朵旁说话的时候就揽着他。D的手会不自觉地滑过他的肩头与脊背。有的时候还放到他的大腿上。

D喜欢这样做而G享受。

他每次逗D,用傻乎乎的话和怪表情把D逗得哈哈哈笑,D总是用手去拍他,甚至打他的屁股。

G的一个朋友说过他总是招猫逗狗,他本不以为然,却终于体会一二。

他辩驳说这是活跃气氛,结果招了一堆人凑到门口而他砰地把门关得死紧。他反思过,觉得自己被动,缺乏安全感。但对着D,他还是想把门打开一条缝。

D问他,今天有戏吗?

G说,晚上的戏。

他没跟他说他刚拍完大夜戏,现在困得像是脚踩棉花。

那你待会儿有事吗?D又问。

有事我还能让你白跑一趟啊?哥,都好久没见啦,就想跟你好好说说话。

D又笑了,又欣慰又羞涩的样子。

其实D真的很喜欢笑,笑点又低。没合作之前G也是听说过D的,都说D在片场如何严厉,气场强大。真的见了面发现跟想象中完全不同。

后来有机会合作了四个月,他们终于相熟。回想起那些传闻印象,就觉得像又不像。恐怕一个人在别人嘴里的模样与本人的距离大抵如此吧。

D也有同他讲,之前真的没看过他的戏,对他也不了解,印象中就是个偶像剧演员吧。

那现在呢?G顺势贴到D的手臂上。

G转过头,鼻尖离他很近。

像我弟弟,可怜兮兮的。

你有弟弟吗?

没有。

我也没有哥哥呀。

哈哈哈哈哈。

G想着D真的太喜欢笑了。他又说,你说得我好像被我捡回家的猫哦。

D拉开距离看了看,还真的有点儿像。

喵喵喵,G又凑过去。那你得给我管饭。

管。

你要负责喂饱我。

哈哈哈哈哈,D又笑起来。

如果那句答应的话是个许诺,那么D当真是信守了承诺。然而前言在时间里发了酵,承诺要如何应?

大家都知道万物万事都在变,只是不知变向何处,变成何人。

D曾告诉他,以前他性格比现在硬得多,这两年大概年纪也上去了,别人都说他温暖了不少。

不是的,G摆摆手。

D挑了挑眉毛,怎么?难道我很凶吗?我记得我没吓唬你啊?

不是的不是的,G摇头,不是因为年纪!您这都还没到一枝花的年龄呢。

哈哈哈哈哈,小家伙嘴巴还挺甜。

什么呀,这是真的。我觉得我特别幸运。

哦?

在你是一个暖男的时候遇到你呀。

D就看着他,G记得D又笑了,没有哈哈哈哈地笑,眉眼弯弯,厚实的嘴唇抿得薄薄的。

很好看。

哥,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G看D窝在沙发上刷着手机,问道。

飞机上吃了点儿。现在不饿。

那你要不要喝点啥?G想了想,接着问,coffee,tea,or me?

D终于把目光从手机上挪开,抬头看他。

你问我什么?我刚刚顾着看朋友圈没听到。D说。

G顿了顿,说,我问你要不要喝酒。

你这儿有酒啊?D看着他的眼睛。你不是不能喝吗?

为了睡觉啊。他也看着他的眼睛。不是什么好年份的酒,睡前喝两杯。

这大早上的睡什么觉?

我又没说我喝,不是问你吗。

那你就不够意思了啊。让我一个喝酒?

有意思的。我喝咖啡陪你呀,不是说美酒配咖啡吗?G嘻嘻地笑着要去拿咖啡,忽然脚上一磕,踉跄了一下。

D赶紧去扶他。D的手捉着他的手臂,一时间,两个人都没动。

终于,D放开他。

我说你啊,D说,还没喝都跟醉了似的。

我这不是醉的。

D意识到了什么,你昨天拍夜戏了?

嗯,大夜戏。G乖乖回答,才刚回来洗了个澡。

D沉默了一秒,说,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你应该睡个觉。

告诉你你就不过来了呀。G原本是要对D这么说。但是他想了想,还是说,我没事儿。

G很清楚,D就算现在是个暖男,也仍然是一个会发火的暖男。他对工作,对戏,严肃,较真,看不得别人敷衍了事不负责任。

在他们合作的那四个月,D曾发过两次火。但对他,D连脸都没板过一回。一方面是因为他老老实实背好了词,不敢有半点松懈。但另一方面,他想,那绝对是沾了他演的是他的宝贝弟弟的光。

D是个十足的体验派。他们聊戏的时候,D跟他讲过他出戏总是需要一段时间。D还半开玩笑地说,拍感情戏的时候还是需要克制,否则会有一堆女朋友或者男朋友,那多吓人。

G想,D在拍亲情戏的时候就没克制,以至于下了戏还看着他觉得他可怜兮兮。

现在,大半年已经过去。属于对角色的那份怜爱到底褪去了多少?还是它已经像酒一样被喝下肚,早就在血管里走了几轮。

G等着D。而D终于说,你应该抓紧时间睡个觉,要不然晚上哪有精神拍戏?

D的择词坚决但口气软和。

我真的没有很困,下午我再睡。G撒着娇说。

D吃软不吃硬,这点人人都知道。

一个耳根子软,一个软磨硬泡。

到底是不舍得走。

好吧,我走了你就乖乖睡觉啊。D说。

那你不是现在走吧?G拽着D的胳膊,扮出撒泼打滚的脸。

D笑了一下,拍了拍他,不是现在。

G满足了,故意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是的,到底是舍不得走。

他舍不得他太辛苦,却更舍不得走。

G品尝着这个答案,这个缘由,伴着咖啡,滋味难以言喻。

他拿手在年长者面前撒娇,拿手撩得同龄人没脾气。他划出安全的一个圈,在里面小心翼翼地作威作福。他发现其实D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如此。但到了自己这里,没脾气的变成了D。

G原本差点儿就能早点遇上D。

两年前,他参演的一个话剧原本也邀请了D,后来因为种种原因,D没有加入,擦身而过。

他们第一次提到这个事的时候,G睁大了眼睛说是吗是吗?真可惜,要不然我就能早一点遇到你了。

后来,G一个人的时候,他想起这件事,却觉得迟也有迟的好。不是都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吗?G自我打趣地想。毕竟,没有那两年的磨练,他不知道他有没有那般的底气站在D的对面。他一直都在准备,只等老天告诉他什么时候算是好。

况且D也说他以前脾气糟糕得多。D一直说他自己脾气坏,虽然G不觉得。他甚至是有点羡慕D那种洒脱的性子。G是个挺没安全感的人,而D跟他恰恰相反。

我当然也不是什么事儿都能hold得住啊,哈哈哈哈。D从G这里学了hold住这个新词,立马活学活用。所以选择很重要,选择那些自己能够把握的事儿,把它做好,D拍拍G的手。

可是人生总是有太多无可奈何,选择二字谈何容易。

G看着D,看着D当时圆润的面部线条,看着他的眼睛,明明他大他六岁,却生生看出了点婴孩一般的纯粹。

不舍得走的人没喝酒,喝起咖啡。G给他看他手机里拍的照片,他们的脑袋就又凑在了一起。

G喜欢拍照,在片场的时候也拍。D对此很感兴趣,却偏偏不让G拍他。

别拍我,D总是一边笑一边躲开,没伤和气,却也没得商量。

G也曾半真半假试探,为什么呀?

话唠的D却是没挤出什么话,佯装呵斥地背了句台词,你连你大哥的主意都敢打了?最后抬手打了一下G的屁股。

念头一旦被压抑,便更会枝繁叶茂地生长,在梦中都葳蕤。他悄悄地去拍过D的背影,远远的,在平稳的构图里,在黑白的色块间,看上去自在非常,像是不会属于任何人。

D的侧脸非常的好看。但是G拍不到。

他们好多次在一起抽烟。D夹着烟靠在墙上的样子,让他觉得这是应当被定格的。

林林总总,他想把它们拍下来,捧在手里,然后仔细的去看这背后的那些骚动基因。看他没看过的他骑着哈雷飞驰的模样。

在G没跟D相熟以前,完全没想过D热爱的竟然是哈雷。他自己也喜欢,却还未曾拥有。他发现太多他跟D全然相似的地方,却又同时全然相反。

后来G才知道D顾及他,没跟他分享那些压弯的时候生死一瞬的感受。

G觉得心尖上有点潮湿,像是要积云落雨汇流成海。

他仍是十分想给D拍照。也不是说他就觉得自己技术有多么好了,完全不是,这跟技术没有关系。

G把左右手食指与大拇指相叠,比出一个取景框。D果然扭头看了他一下。

哥——G拖长了音叫他。

D就扬起脸冲他笑了笑。

你看我拍得怎么样?

不错,我喜欢这张。D的手指在G的手机上划划,然后要递给他。

我说的不是这个。

G笑嘻嘻,举了举自己的手,我说这个呀。

D皱了皱眉,看上去并不严肃,却是认认真真。

你还不死心啊?D问道。

有你,不死。G答道。

D噗嗤笑出来。他叹息着叫了他的名字,像是带着点无奈。但无奈的同义词叫做纵容。

不过是一个叹息,G的耳朵多尖,他早跟D说过他跟猫很像,自然耳朵也灵敏,他眼明手快地抓住它。

他抓住了它。G去握D的手,掌心覆盖上他的手背,手腕贴上那块表。

D没动。

而G原本就没指望。

他无数次给自己盖一个被动的章子,今天墨没了。

G的手抚过D的手背滑到他的手腕,握住。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握住D的手腕。

那次他们小聚,他出外头抽烟,摸出烟却摸不到打火机。他看到D也在,夹着一根烟燃着。

哥,借个火。

他原本以为D会递给他一个打火机。结果D把烟递了过来。

G愣了一下,握住他的手腕。

当时他喝了一点酒,隔着安静的烟,看着D的样子,指腹下就是他的心跳,像是一切都有可能。

他今天没喝酒。他很高兴他俩今天都没喝酒。

G蹲下身,仰头看着D,他另一只手覆盖上D的膝盖。D并没有避开视线,他们两个人的眼神连接在一起。

他叫了D的名字,没有叫他哥。

G掌心下D的手攥得很紧。

我要改一改,G对D说,你一直都让我主动一点,我努努力。

G看见D脸上全是微小的表情,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哪个意思?G没有退怯。

D也无法回答。

他们仿佛就僵在了那里,但谁的眼睛都没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越久越难收场,而G认为自己擅长等。

只不过,下一秒他就掉了链子。身体一歪,G摔坐到了地上。

我腿麻了……G嘟嘟囔囔。

D笑了,叹了口气,凑过来给他揉腿。

G凑过去吻他。

他们搂在了一起。




*


【应 @一去不还唯少年 要求带肉版仅供内部传阅】

 
 
评论(1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