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All the Gentle Universes 所有温柔的宇宙 01

Fandom : Kingsman

Pairing : Eggsy /Harry

Rating : R

Summary: 这是一个脑洞如烟花炸裂开来的小cult片,慎入。

 

 

1.



Eggsy养了一只猫。他明明比较喜欢狗,但是他养了一只猫,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是一只上了岁数的猫,灰色的,有光滑的皮毛,不怕生,也不粘人,喜欢仰着脖子在窗台或者围栏上优雅的踱步,也喜欢蜷成一团在暖气旁睡觉。

他们刚刚把猫接回来的那年,Eggsy的妈妈正沉迷于《哈利·波特》,妈妈就说:“叫它HarryPotter吧。”Eggsy觉得这只猫跟HarryPotter没有半分相似,它甚至都不是黑色的,但是为了让妈妈开心,他决定就叫它Harry。

他喜欢Harry,虽然Harry是一只猫而不是他最想要的小狗。Eggsy喜欢小狗,因为小狗很忠诚,讲义气,而且很合群。他搞不清楚猫这种生物,它们太神秘了,甩着尾巴神出鬼没,高兴的时候在你膝盖上撒娇打滚,不高兴的时候——或者其实并没有不高兴——就跳到最高的柜子上头默默的俯视你,简直就像Eggsy班上那些女同学——不懂她们在想点什么。

Harry跟Eggsy印象中的猫一样,又不一样。Harry不会主动爬上他的膝盖亮出肚皮,但是Eggsy想找它玩耍的时候,它也从不躲开。它会任由Eggsy把它抱起来,抚摸它的滑顺的毛皮,捏它柔软的爪子,挠它藏在蓬松毛发下的下巴。但每当Eggsy觉得他们已经很亲密了的时候,一旦把它放开,Harry就会甩甩尾巴,抬起前爪蹭蹭自己的毛,然后慢悠悠的走掉。Eggsy对此有几分失落,但Harry可是一只猫,他还能要求些什么呢?反正他需要Harry的时候,Harry都安静的待在他的怀里,这不就足够了吗?

后来Eggsy的妈妈嫁给了他现在的继父。他的继父不喜欢Harry,甚至可以说是讨厌Harry。但是他的继父本来就讨厌很多人,Eggsy想反正他也讨厌自己。不过继父也拿Harry没有办法。Harry身手灵活矫健,每次继父想把它捉住也只是弄得自己狼狈不堪,最后只得拿Eggsy撒气。

Eggsy去参军前,把Harry托给了朋友收养。他不放心把Harry留在家里,跟他的继父住在一起。他的妈妈连自己都无法保护,更别说保护Harry了。Eggsy把Harry的小床跟罐头一起带到了朋友家——没有玩具,Harry不玩玩具。Harry会自己出去找乐子,还会捉老鼠。有一次它把捉到的老鼠放在了他的门口,结果惹得继父一阵尖叫然后鸡飞狗跳。Eggsy一个人在房间里想着这些。他能托朋友照顾Harry,可是他能拜托谁来照顾妈妈呢?

那天晚上,Eggsy快要睡着的时候,他隐约感觉到被子在动,然后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贴上了他的肚子。他冷不丁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一看——是Harry!

天呐!怎么会是Harry?!Harry怎么自己走回来了?!Eggsy倏地坐起来,把Harry抱在怀里。Harry仍旧像平常一样由他抱着,没有躲开也没有磨蹭他。Eggsy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把脸埋在了Harry的背上。他还是得把Harry送走,但是今晚上,就让他们再多待一个晚上吧。Eggsy用被子把他们裹起来,让Harry贴在他的胸口,Harry的毛就扫着他的下巴,有点痒。Harry的身体暖呼呼的,Eggsy抱着它,不一会儿就沉沉睡下。

然后Eggsy开始做梦。

他梦见了小时候,爸爸带他到公园去玩。爸爸跟他说:“你在站在这里等着我,我给你买冰激凌。”小Eggsy点点头。

他看着爸爸走远,然后有点无聊。公园里人不多,但还是有些大人带着小孩在跟狗玩。Eggsy也想要有一条小狗。他喜欢小狗,因为爸爸说狗很忠诚,讲义气,而且很合群。他可以跟小狗玩。Eggsy想,等爸爸回来,他要问爸爸能不能养一条小狗。

Eggsy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觉得脚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他一看,原来是一颗球,应该是那边有小狗的人不小心丢过来的吧。Eggsy想把球捡起来给人丢回去,但是那颗球就一直滚呀滚,他只好跟在后头追呀追,跑过了一片草坪,穿过了几棵树,然后Eggsy眼睁睁看着那颗球滚入了一排灌木里。他正想着要不要掰开灌木看一看,就见那排灌木自己动了起来,然后一只兔子从灌木里蹿了出来。

啥?!Eggsy吓了一跳。那是一只灰色的兔子,两脚站立,身上还穿着衣服呢,那种绅士穿的衣服——爸爸告诉他的。那只兔子手上拿着一块表,嘴上还念叨着:“哎呀,又要迟到了。”

——天啦!兔子会讲话!Eggsy忍不住大叫,然后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兔子已经听到了,回过头来看着他。

啥?!Eggsy又吓了一跳。那不是Harry吗?那是他的猫Harry,正戴着一个兔耳朵帽子,假装成一只兔子呢。

“Harry,你要去哪里?”Eggsy问到。但是兔子Harry没有回答他,转身就向前跑。

Eggsy急忙跟上去。

“Harry!Harry!”Eggsy边跑边喊到。

他们跑过了一片草坪,穿过了几棵树,又跑过了一片草坪,又穿过了几棵树,然后Eggsy眼睁睁看着Harry一头扎进了一排灌木里。Eggsy来不及想,也一头撞了进去。

然后他眼前一黑开始坠落,坠落,一点也不吓人,像在天上飞一样,但是是往下飞。掉了不知道多久,终于他的屁股落在了地上,软软的,一点也不疼。Eggsy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跟膝盖,然后他的眼睛一点一点的又能看见了。

他站在一片树林里,跟他以前见过的树林都不一样,它们看上去是活的?然后他又看到了兔子Harry,就在他跟前。兔子Harry没有跑走,它举起手上的表对着他,然后嗖——的一下,有什么东西擦着Eggsy的脸飞了过去。

忽然,两旁的草地里冒出来一排鸭子的脑袋,它们齐声唱着:“射偏啦,射偏啦,射偏啦!”就见兔子Harry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黑伞,对准鸭子飞快的打开,伞尖射出了一个看不清楚的东西砸到了第一只鸭子的脑袋上。第一只鸭子倒下砸向第二只鸭子,然后第三只第四只……一排的鸭子就像积木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了。

Eggsy看着这一切,觉得自己的嘴巴张得比鸭蛋还大了。

兔子Harry做完这一切,优雅的把伞收好,然后转过头来对Eggsy说:“你要忘记我。”

“不!”Eggsy赶紧摇头,“我不会忘记你的!”

兔子Harry叹了口气:“你确定?”

“我确定!”Eggsy使劲点点头。

“好吧,那你跟我来。”

Eggsy高兴了起来,跟在兔子Harry后头往前走。兔子Harry的屁股一扭一扭的,短短的尾巴在他眼前左右摇晃。

“我知道你不是兔子。”Eggsy说。

“嗯哼。”兔子Harry不屑地应了一声。

“我们要走多久?”

“足够的久。”

Eggsy撇撇嘴。

然后他们就这么一前一后默默的走在路上,身边的景色变了又变,一会儿是缤纷的花园,一会儿是深深的峡谷,一会儿是浅浅的河。最后,他们来到一座宫殿的前面。

兔子Harry抬起头看着Eggsy:“推开这扇门进去,你必须自己进去。”

“一定要一个人吗?”Eggsy问到,他有一点儿害怕,就一丁点儿。

“对。”兔子Harry回答得很爽快。

Eggsy还有一点犹豫。

“你又没有什么好失去的。”兔子Harry说。然后它抬起毛茸茸的爪子,Eggsy立马蹲下来,握了握它的手——果然是猫的爪子。Eggsy在心里得意的笑了一下。

“我相信你。”兔子Harry说。

Eggsy在梦里没法仔细思考这句话的意思。他只觉得忽然就有了莫大的勇气。他推开了那扇门——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那门有点重,然后走了进去。

那是一条长廊,两旁挂着画像,他们看上去像是骑士。Eggsy小心翼翼的往里走,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背对着他,站在长廊的尽头。

Eggsy盯着那个背影一步一步的靠近。

那个人,穿着绅士穿的那种衣服,腿很长,手上挽着一把黑伞。Eggsy忽然觉得这个背影很熟悉,很熟悉,熟悉得他都快要掉下眼泪来。

然后那个人转过身——

梳得整整齐齐的灰褐色头发,藏在框架眼镜后面的棕色眼睛,轻轻抿住的薄薄的嘴唇,

——那是Harry。

Harry Hart!

Eggsy醒了过来。






TBC


脑洞了好久终于还是写啦<(≧▽≦)/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