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Tick Tack

Tick Tack

Fandom: Kingsman

Pairing: Eggsy/Harry

Rating: R

Summary: 这不是那种电影。而Harry把河流的去向完完全全的交给了浪潮。

Warning: 可能有剧透【。

 




 

 

这不是那种电影。那种超级英雄都有悲惨身世,反派总是死于话多的电影。

这也不是那种电影。那种为了让主角一夜长大,他亦师亦父的领路人必须死掉的电影。

Harry 醒来后的好几个月,Eggsy仍不断小心翼翼地确认这不是那种电影。

——Harry对此很是清楚。

 

Eggsy的样子已经跟他倒下之前所认识的,最后一眼看到的他有了很大的不同。

事实上他曾见过Eggsy穿上kingsman的标准双排扣西服和牛津鞋。那是他领着Eggsy在裁缝店里订衣服的时候,他试了几套。那时候Eggsy距Lancelot一步之遥,脸上都是跃跃欲试的兴奋。

而现在的Eggsy,是自己咬杀过猎物的豹子,沉得住气,举手投足也开始有模有样。

这并不是说Eggsy已经从一个臭屁的小子完全长成了一个绅士。他仍旧会跟Roxy——现任Lancelot——和Merlin开一些管它伤不伤大雅的玩笑,并且让其他圆桌骑士皱眉摇头。而一旦Eggsy对上他,情况却又完全不同。

Eggsy的话语,眼神,还有他倾向他却又努力保持距离的身体姿态……Harry不难从中推断缘由——

Eggsy在确认这不是那种电影。

况且在病床上,他就已经听到了Eggsy在他耳边隐隐约约零零碎碎的絮絮叨叨。

诸如——

“Harry,上头给我发了一栋房子,真大。我把我妈妈跟妹妹接来一起住了。”

“Harry,我又出了一个任务,比Roxy还多了一个。”

“Harry,你猜他咽气前我跟他说了什么?我说:‘这不是那种电影。’就像……”

Harry没听到Eggsy说就像什么。

 

Eggsy其实没有必要这样,Harry觉得。

但是Harry理解他。他好歹经历了半个世纪以来的各种失而复得,或是永远失去——比方说Eggsy的父亲。他体会多而深刻。

只不过再深的刻痕都被时间的风沙磨浅了。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全要变得好似它们原本就在那里。

而Eggsy还年轻,年轻得很。

Harry这么想着,就涌起浅浅的笑意。

Harry绝对是为Eggsy骄傲的。

Eggsy做得比他期望的还要好。毕竟在他倒下之后,Eggsy以一个新鲜人的姿态拯救了世界呢。

他原本就知道Eggsy可以做得很好。否则他也不会关注他这么多年。当然一开始Harry是出于愧疚与补偿,但随着Eggsy一年年长大,一日日的显露出他的品质与才华,Harry开始认真考虑把他视为kingsman候选人的事。

Eggsy Unwin已经不再仅仅是Unwin先生的儿子,他自己已长成一位Unwin先生。

 

在Harry醒过来后的某一天,他站在自己家里二楼的露台上。

他看到Eggsy的车驶入巷子里,停下。

Eggsy从车子里出来。他穿着修身的条纹西装,梳着油头,握着长柄伞,还戴着框架眼镜。

傍晚的巷子被夕阳的光笼罩着,显现出Harry喜欢看的老电影的那种颜色。而Eggsy,他融进了这一幕。

他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的头发泛着一层光。

Harry看着Eggsy好像在笑。

他就想起他醒来后第一次看Eggsy穿戴一整套的kingsman衣装的样子。Eggsy的眉眼长得很像他父亲。

但说真的,Harry想,他穿成这样,的确有点像自己。

 

Harry也看得出来,Eggsy的眼神一天天变化着。

他愿意发誓他当初拿漂亮女人打比方的时候绝没想到这一层,他之所以提不过是因为Eggsy那小子居然没看过尼基塔。

而那小子却说:“像窈窕淑女?”Harry有点意外,想想却又是情理之中,他忍不住弯起嘴角,但又习惯性地抿起嘴。

Harry每想起这些,一个人想起,也还是能笑起来。

 

而Eggsy,现在的Eggsy,一次又一次从他的任务里回来,疲惫又骄傲。他向Roxy和Merlin玩笑般地炫耀,再向他索要夸赞。

Harry能看到他的眼眶有些微微发红,藏在眼镜的后面。

他给他一如往常的夸赞,然后硬心肠地看着他。

他是Eggsy的导师。但这件事,Eggsy必然不会找他请教。事实上,他也不会给Eggsy提供任何建议,任何的。

 

他把河流的去向完完全全的交给了浪潮。

对于任务,Harry可以精准算计,牢牢控制。但Eggsy不是任务。

他不会,也无法预测,Eggsy要做什么。正如当年,他对Eggsy有信心,却也无法预知并且从不干涉Eggsy的选择。

可能性千千万,但大体上也不过是一左一右。或许Eggsy总有一天会对他吐露又或许不。

或许Eggsy会压抑住他的感觉,像人的一生中压抑下无数个欲望的瞬间。然后年轻人会遇到新的人事物,擦出新的火花,点燃新的激情。然后他会像他的父亲一样结婚——且不论另一半是男是女——然后生一对,或者领养一对小孩,像普通的英国人那样。

 

终于,情潮有了它的方向。

Eggsy在一个未眠的清晨捅破了这一切。

而Harry把所有致命脆弱的部位无所防备地为Eggsy所展露。

Harry无声地呻吟,就像他无声地微笑那样。他看着Eggsy直直地望进他的眼底,那么地用力,就像是牢牢抓住一切,又像是彻彻底底地放弃了所有。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年轻人?”

“我知道,先生,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很清楚自己的想法。但是我还不了解你的想法。”

Harry看着Eggsy的侧脸。天色一点一点地变白。

 

纵情并不频繁。

而Eggsy学得很快。就算Harry并未指导他任何,光是由着他去做。

就好比他倚在单人沙发看着报纸的时候,他由着Eggsy悄悄接近他,无声无息地在他面前跪下,把手掌贴上他的膝盖,摩挲着从报纸底下伸进来。

“我在看报纸。”他做了最后的提醒,然后就由着没有应声的Eggsy,由着他的手指在他的西裤上一寸寸滑动。

Eggsy的脸藏在报纸的后头,这并不妨碍他的手指抚摸他的每一处再扯开他的皮带。

Harry叹了口气,配合地挪了一下让Eggsy把他的西装裤脱掉。

他一边看着报纸上《奥斯本税惠二千七百万选民》的标题,一边想着他有十一种使用自己的吊袜带把人杀死的方法,其中的四种只需要一只手。

然而下一秒,Eggsy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直接去舔他的隆起。

Harry倒抽了一口气。报纸沙沙作响。

 

那天,Eggsy踌躇许久问他:“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我是说……嗯……”

“约会?”Harry替他把话说完。

“如果你不想,在家也很好。”Eggsy急忙补充到。

“是什么让你认为我会说不呢?”Harry笑着问。

于是那天,他们出了门。

如今也不会再有小混混冲着走在他身边的Eggsy呛声说多少钱了。

在车上,Eggsy揽着他,像一个真正的大人揽着他的情人一样揽着他。

当他们驻足在一个橱窗前面,Harry转过身,给Eggsy整了整他的领结。

 

约会的尾声是Harry趴在窗台上承受着Eggsy的撞击与贯穿。

天色已经黑下来。Eggsy的手握着他的腰。他半眯着眼喘息。直到Eggsy来不及退出来。

Eggsy窘迫地跟Harry道歉,然后把战场转移到了浴缸里。

终于,他们挨着彼此在床上躺下。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只有座钟指针的踢踏声。

 

然后Eggsy的右手覆盖上了他的左手。

“Harry……”Eggsy的声音在黑暗中轻轻落到他耳畔。

“嗯?”

“你……”Eggsy顿了顿,然后说,“你不会觉得奇怪吧?”

Harry闭着眼:“你觉得奇怪吗,Unwin先生?”

他就听到Eggsy低低地笑声。

“天!”Eggsy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叫我Unwin先生。”

Harry闭着眼勾起嘴角。

“Harry……”Eggsy又说。

“嗯?”

“你叫我Unwin先生的时候,会不会……会不会……想起我爸爸?”

Harry反过手掌,扣住Eggsy的手指。

“别像个傻瓜。”Harry像他总是做的那样忍住了笑意,一字一句地说,“Eggsy,你继承了你父亲的许多美好的品质,忠诚,无畏,正义……你穿上那身西服后,的确让我想起他,救了我性命的故友。但是Eggsy,你就是你。”

Eggsy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Eggsy终于又开口:“你说过总有一天会告诉我那些事。”

“是的,我保证过。”

“不如先来个先行版?”

“先行版?”

“就是……”

Eggsy跟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声音愈来愈轻。

终于,Harry听到了Eggsy均匀 绵长的呼吸。

看来那小子还有很多要学,Harry有点好笑地想着。

他的手仍被Eggsy握着。

 

过去在Harry的嘴里,等着被讲述。

未来属于浪潮,等着被开拓。

此刻不过一瞬,终将过去。

均匀行走的座钟指针将时间具象成标尺。

Harry沉沉睡着的前一刻,感觉到Eggsy喃喃着翻了翻身,一只手搂住了他。

——Tick,tack。

 





FIN


 
 
评论(18)
 
 
热度(54)
  1. 言_冬爪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