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Knock Knock

  

Fandom: kingsman

Pairing: Eggsy/Harry

Rating: R

Summary: Harry终于醒了过来。

Warning: 可能有剧透【。

 

 

 


“你还是没学会敲门。”Harry对他说。

那语气Eggsy再熟悉不过——哪怕是隔了大半年——淡淡地,吝啬地透露出一丁点难以捕捉的愉悦的色彩。

Eggsy站在门边,离Harry还有好几码。他看着Harry裹在紫红色的睡袍里。他的胡子已经刮掉了,长过了脖子的头发还没剪,别在耳后,看上去服帖又柔软。

Eggsy心里想,Harry的脸上终于有了血色。

他开口说:“我,我不是Galahad。”

“我知道。”Harry温和地应了一声。

 

我不是Galahad——这居然是Harry醒过来以后他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逊爆了。

Eggsy简直懊恼得要死。Harry就站在那里,他却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表达庆祝或者说是喜悦。

Harry内敛的做派,也可以称作是上一辈绅士的那种做派,让Eggsy不敢轻举妄动。起码Eggsy是这么跟自己说的。

如果是他的父亲,Eggsy想象了一下——他在太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以至于都 忘记了他们曾经如何相处,但他想象了一下——可能他会过去抱住他。

如果是他的老师,Eggsy思考了许久觉得自己对哪一个老师都没这么并且不可能这么上心还是算了。

如果是他的朋友,Eggsy无疑会朝他的肩膀来上一拳然后说嘿兄弟,我可真想你。

但他是Harry。

 

Eggsy曾经设想,等到Harry醒来的那一天他会跟Harry说些什么。他已经反复想了五个月。

那些日子里,Eggsy看着Harry静静地躺在一堆仪器中间,胡子跟头发都一点点越长越长。Eggsy莫名想到了植物在夜里静静地生长,枝繁叶茂。但他疑心Harry是在静静地枯萎。

虽然这已经不是Eggsy第一次等待Harry醒过来——这样看来kingsman真的是超级高危的一份工作——但这次就是比上一次更让他焦虑。

Merlin仍旧是跟他说:“你要有耐心,你要相信Harry。”

“我相信他。”Eggsy说。他简直都不知道要怎么更相信Harry一些了。

 

自从Harry把他从警局弄出去,时间就过得比他以前被警车在屁股后头追着跑还要快。而他所经历的各种牛逼的事也是他以前想都无法想的。恐怕就是因为时间被这些无法想所填满,Eggsy没有时间去想关于Harry的事。

而那些日子Harry躺在床上,Harry的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般。

他等待Harry醒来的时间,仿佛也随之静止了。

那时间被拉得缓慢而长久,Eggsy终于抓住了它们,用来思考Harry的事。

他看着Harry的胸膛微弱地起伏,若是没有连接在身上的各种管子,看上去就像是安稳地睡着。

他突然想到Harry几乎是看着他长大了——撇去他可能一厢情愿的部分——起码Harry知道他的许多事情,他的GPA,他的继父,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弃。

但他几乎不知道Harry的事。他甚至不知道Harry跟他父亲的故事,他仅仅听说他父亲救了Harry的命。这不公平。

就像他也不知道他父亲的事。他的母亲很少对他说父亲的事。一开始也许是因为他太小,而母亲还沉浸在悲恸里。到了后来,有了继父,母亲就更不可能提起他的父亲了。

Eggsy想知道他父亲的事,他更想知道Harry的事。如果Harry的时间就停在这里,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听Harry说了。

 

幸好,这时间并不是真的静止。

现在好了。Harry终于好了。

这个房间灰扑扑的,只有Harry是红色的。

终于,Harry离开了这个灰扑扑的地方。

 

他被Merlin勒令在家休养。Eggsy带着JB来看他。

JB已经长成了一条大狗——虽然它也大不到哪里去了。

JB真是一条健忘的狗。它又冲着Harry汪汪汪起来。

“坐下。”Eggsy下了指令,JB就敏捷地坐好,然后瞪着泪汪汪似的双眼看着他,他们。

而Harry靠在沙发上,抬起眼上下打量他。

他穿戴着kingsman的标准配备——修身的双排扣西装,领带,腕表,戒指,牛津鞋,当然还有框架眼镜。

Eggsy想起来这是Harry第一次看到他穿着这一身的样子。

Harry的目光露出满意的神色。

“你的父亲会为你骄傲的。”他说。

“那么你呢?”Eggsy问到。“我有没有让你丢脸?”

Harry浅浅地笑,伸手示意Eggsy坐到他身边来。

Eggsy乖乖坐下。

Harry把抬起的手放在了他的肩上。

 

后来Eggsy又去看他。他的车停在他的门前。他看到Harry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袍子,站在露台上,微风摇晃着袍子的下摆。Harry更像一株植物了。

Eggsy就想起那次,Harry站在露台上 ,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像个统治者。

实际上他的确操控着他——操控着他从kingsman那里偷来的车。Harry像端着酒杯一样优雅地端着一台平板,手指划一划,Eggsy就被拽了出来——从他跟继父的争执里——带到Harry跟前,他的脚下。

如今Eggsy握着伞,伞尖撑在地上,他仰着头看着Harry,觉得自己应该是跟Harry越来越像才对。但他又觉得自己怎么可能变成Harry的样子。如果说Harry是酒,他不过是一颗葡萄。

 

在没有任务的日子里,Harry极其闲散。

Eggsy想Harry一个人在家难道不会很无聊吗?

那天他从地球的另一端回来,天色微亮。他经过Harry家——天知道他为什么会经过Harry家——看见二楼的灯亮着。四周都灰漆漆,只有Harry的窗口是金色的。

他仰着头看了一会,终于抬起手来,敲了敲门。

门开了。没有人。

Eggsy径直走了进去,然后带上了门。

一楼的灯没有开,只有微弱的光自二楼沿着楼梯洒下来。

Eggsy沿着楼梯,一级一级走上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Harry,坐在一盏落地灯旁的沙发上,金色的光就是自他头顶落下来。

Harry丝质的袍子在灯下泛着柔和的光。他翘着脚,袍子下露出一截光着的脚踝。

“你终于学会了敲门。”Harry说。

“我不能让你失望。”Eggsy这么回应到。

Harry挑了挑眉毛。

“你怎么醒着?”Eggsy在他对面坐下,问。

“Unwin先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Harry说到,然后他笑了笑,显然是在打趣,“老年人自然是更懂得这个道理。”

Eggsy想说,你才不是老年人。但是他嘴巴上只能说:“我……”然后什么也讲不出来。

Harry并没有揶揄他,也没有问他任务的事。他只是说:“如果你饿了,就自己到厨房找点吃的。”

Eggsy摇摇头。“我不饿。”他说,“我不饿。”

他不想去什么厨房,他就想待在这里。

Harry看着他,一如往常的平和,眉眼舒展。但Eggsy发誓他看到一抹复杂的神色浮现在Harry的眼底,稍纵即逝。

总是那样。Harry总是那么温和得坚不可摧。

当年在小酒馆,在Harry动手之前,在Harry说着“Mannersmaketh man”的时候,Eggsy简直绝望得要帮这个老派的绅士祷告,直到Harry用伞柄勾飞啤酒杯砸在Rottweiler的脑门上把他 直接砸晕在地,Eggsy的人生才真正发生了改变。

他又想起Harry亲自教导他餐桌礼仪,教他把餐巾摊在腿上,教他从外到内使用餐具,最后以如何用火锅勺杀人结尾。

就像,窈窕淑女——那时候,他这么说。Harry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一点点的忍俊不禁,“对,就像窈窕淑女。”

他想,他那时候为什么要用这个比喻。真是见鬼。

Eggsy站了起来。Harry抬头看着他。

Harry比他高。Harry站起来的时候Eggsy总是要抬头看他。而现在他低头看着他。

Harry穿西装那么好看。他简直就是为穿西装而生的。他的肩膀,他的腰,他的腿。但是现在Harry穿着袍子也好看。

Harry什么都知道。Harry什么都还没告诉他。

Eggsy低着头,看着Harry,看着Harry褐色的眼睛。

倘若是说Harry在诱惑他,那简直是太不道德。

是他被Harry诱惑了。

 

是他被Harry诱惑了。

他向Harry走过去,像小行星被大恒星吸引,像原始人追逐火。

“Harry……”Eggsy轻轻地说,然后俯下身吻上了Harry的嘴。

 

Eggsy小心翼翼地亲吻着Harry薄薄的嘴唇。它们那么软。

而Harry没有推开他,也没有回应。

于是Eggsy放开胆子深入,他的手指缠上Harry的头发,他的鼻尖嗅到的都是Harry的气息,直到他的舌头勾起Harry的,四下都安静的房子里被弄出了声响。

他迫不及待地吻上Harry的下巴,他的脸颊,他的耳朵,他的脖子。他的手托着Harry的脖子。Harry交出了他的脖子。Eggsy模模糊糊地想着难怪他们这一代的小鬼喜欢看吸血鬼的电影。他舔过Harry的喉结,他把Harry的耳垂含在嘴里。

而Harry的袍子早已经被扯开,Eggsy把手探了进去。

在Eggsy的腰被一双手环上的时候,他只想用一千句脏话来感谢上帝。

Eggsy捉住Harry的手,Harry的手上空空的,什么也没戴,但是Eggsy知道只要Harry愿意他空着双手也能把他杀死。

他让Harry帮着他脱掉双排扣的西装外套,脱掉白色衬衫,脱掉牛津鞋。然后他们倒在Harry的双人床上。

Eggsy扯下领带,把Harry的手举起来,打了个手铐结。

Harry由他这么去做。

他想Harry到底还能由着他去做些什么。

他跨跪在Harry身上,抚摸着他的身体,亲吻他。而Harry始终舒展着身体,如同至始至终他才是那个掌控者。

Eggsy给Harry口活的时候,Harry的腰终于绷紧了。

这是Eggsy第一次为一位男性做口活。他想取悦Harry。他早就想取悦Harry了。天知道他早就一直在做取悦Harry的事。

进入之前的准备Eggsy也做得充足又细致。他承认他没有经验,他想在Harry面前他最不怕承认的就是这个。而Harry也只是轻闭着眼睛,打开腿。

要进入的时候,Eggsy吻了吻Harry的眼睛,然后问他:“你可以看着我么?”

 

Eggsy终于在Harry棕色的眼睛里占有了他。

Harry半眯着眼,深深地喘息。

Eggsy觉得自己要燃烧起来。他像一个年轻人会做的那样加重了力道,加快了速度。

Harry仰着头,喘息越来越深重。终于,Eggsy从Harry的嘴唇间听到了断续的呻吟,直到Harry的身体突然绷紧,然后完全的瘫软。

Eggsy还埋在Harry的身体里。他看到Harry睁开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茫然的神色。

Eggsy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去亲吻Harry的嘴。Harry像是本能一般的粘上来,抬着下巴回应着他的吻,让Eggsy简直不舍得放开。

直到Eggsy的腰再一次被双手环住,他才意识到Harry已经把结解开了。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从Harry身体里退出来。

Harry伸出手握住他还未释放的,Eggsy咬住了嘴唇。

 

天亮的时候,Eggsy抱着Harry。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年轻人?”Harry轻轻地说。

“我知道,先生。”Eggsy看着Harry一字一句的地说,“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很清楚自己的想法。但是我还不了解你的想法。”

Harry总是梳理得一丝不乱的头发在这场并不算激烈的性爱中散开了。刘海垂了下来,搭住了眼睛。

“Eggsy……”Harry微微张开口,然后却又闭上了。

“我知道你没有睡。”Eggsy却这么说。在Harry惊讶的目光中,他继续说到:“我没有让你丢脸,对吗?”

Harry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

“没有,Eggsy,当然没有。”Harry说着,然后给了他一个吻。

Eggsy笑了起来,大大地微笑起来。

“你以后总是会告诉我那些事的吧?”

Harry眨了眨眼睛,终于也微笑起来。

“会有那么一天的,Eggsy,会有那么一天的。”

Eggsy伸长脖子,在Harry头顶落下一个吻。

然后他曲起食指,在Harry的胸膛上,很轻很轻地叩了两下——

Knock knock。

 

 

 

FIN





为啥年下这么冷啊这不科学QAQ 萌年下的小伙伴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评论(24)
 
 
热度(94)
  1. Aicemoonchary爪喵 转载了此文字
    没有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