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微小说

Fandom:BBC Sherlock

Pairing: Mycroft/Sherlock

Rating:G-R【R已和谐】




Adventure(冒险)

Sherlock第一次冒险发生在Mycroft眼皮子底下。他从儿童床脚一路爬向他的小花马。绕过小熊,绕过幼儿画册,绕过皮球,然后一把抱住了小花马——旁的Mycroft的腿。

后来,Mycroft带着Sherlock冒险——在阁楼上,在书房里,在后院中,在田园间;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背,领着他的脚;从ABC,到America,Britain,Canada,到Ag,Br,Ca。

再后来,Mycroft看着Sherlock冒险——通过无死角的监视器、苏格兰场、相关人士。Sherlock知道Mycroft看着他。Sherlock不想让Mycroft看着他。Sherlock想让Mycroft看着他。

实际上,不管怎样,Sherlock的每一次冒险,Mycroft都在那儿,从未缺席。



Fetish(恋物癖)

Sherlock的手在黑莓机身上滑行。黑莓机光滑,冰冷。

Sherlock的手指很白。

Mycroft的手握着黑伞柄,轻轻的把黑伞甩起来,像小时候牵着Sherlock的手摇啊摇。

Mycroft的手掌很暖。



Crossover(混合同人)

没有眉毛的人从里面打开蓝色警亭的门,他看了看门外站着的身着三件套的高个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嘿嘿,老朋友!我知道你要来找我,你给我打电话前我就知道!是的,是的,你一直拒绝我的邀请这让我真失望,不是吗?”他手舞足蹈的转了一个圈,然后拍拍高个子的肩,“嘿,你想去哪儿?哪儿都好,就是千万别去Jack上校的单身之夜,那真是太可怕了!”

高个子男人一直保持着淡淡的善意笑容,直到没有眉毛的人终于停下说话他才缓缓开口。

“我想找我的弟弟。”



Sci-Fi(科幻)

Mycroft看着眼前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只不过一个的头发多带上点红色,而另一个黑得更纯粹,卷曲得更像一颗花椰菜。

有趣。

Mycroft气定神闲的在沙发上坐下,然后用不能讨嫌更多的语气说到:“怎么了,我的小甜心?”

就见眼前的一个像被施了定身咒似地呆立当场,而另一个用一种“好想把你咬死”的表情回瞪他,然后冷冷开口:“你脑子被脂肪代替了么?Mycroft!”



AU(Alternate Universe, 平行宇宙)

头发带点红色的那个看着头发像花椰菜的那个,然后开口:“我和Mycroft哥哥……我是说我的那个,我们可不这样。”

他从没有想到他跟Mycroft竟然会有另外一种相处方式。

而另一个他,同样也不曾想象得到。



Kinky(变态/怪癖)

小小的Sherlock闷闷不乐的靠着Mycroft,抓着Mycroft圣诞节送他的河马扯来扯去。

“我要怎么办呢,papa?”Sherlock对Mycroft说到。




Spiritual(心灵)

Sherlock一直在寻找让自己平静下来的方法,与外界和平共处的方法。

那些小时候坐在Mycroft膝头安静的翻着画册的日子还残留着些许影像在他的记忆中,但那种安宁已经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

人们渐渐成长成各种的样子,世界稍不留神就认不出他们。

他知道,他跟Mycroft的默契一直都在,即使是那些年,也从未断开。但是在那些年里,他们怎么就能这么的一触即发呢?

无聊,难以忍耐;傻瓜,难以沟通;Mycroft,难以原谅。

他烦他,他讨厌他,甚至恨他。他无法忍受被他忽视,也无法忍受被他监视。他以为他会懂他。他以为他不懂他了。事实证明,他们都是错的。事实证明,这没有什么对或者错。而他们最不会处理的就是这个。

后来他终于承认,这也需要学习。有些人对爱有天分,而有些人的天分却是把事情搞砸。不知道他跟Mycroft哪一个天分更高一些。

当他开始承认这个,事情似乎就好办多了。

因为他也分明想念他的手掌,想念他的体温,重点是那些不心浮气躁的,踏踏实实的日子。而且,他一早就想好好的,认真的亲吻他。

而从小到大,从曾经到现在恐怕再到未来,最懂Sherlock的人一直都是Mycroft,能跟他看到同样的风景的人也只有Mycroft。

如今,Sherlock仍然需要寻找解除无聊的方法,仍然要忍受傻瓜的智商。但起码他有Mycroft,这样世界也就没这么糟。

三不五时的,他能在Mycroft身旁获得那种平静。而这对于他跟外界和平共处有着莫大的,几乎是全部的帮助。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巴兹医学院的解剖台上躺着一具女性尸体。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巴兹医学院的解剖台上躺着一具男性尸体。




Fluff(轻松)

Sherlock刚破完一件大案子,脑子里显然还残留着没用完的胺多酚。他乐滋滋的把腿架在茶几上,捧着黑莓机刷来刷去。

他的室友,John坐在电脑前,用两只手指敲打着键盘,很显然在 忙着写博客。

忽然,Sherlock听到了什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过了两秒,又把手指放回屏幕上。

下一秒,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起居室的门口。

“恭喜你,Sherlock,又破了一个案子。”

这下john也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了。他看看门口的访客又看看沙发上的Sherlock,显然对于接下来的事感到头痛。

Sherlock仍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抬了抬眼皮,说到:“你来做什么?”

来访者从门口优雅的走到Sherlock跟前,然后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开口:“关心你,Sherlock。”

“哦?”Sherlock用一贯的挖苦腔调回道,“在你关心我之前,最好先关心关心自己的体重吧。”

然后他勾起了一边的嘴角,那通常表示讥讽。

而实际上,此刻,Sherlock 脑子里的胺多酚正偷偷的,偷偷的溜出来。



Poetry(诗歌/韵文)

我们携手

我们前行

并曾不渴求

被那样铭记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