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The Moments When Ice Melts 融冰时刻

Fandom:BBC Sherlock

Pairing: Mycroft/Sherlock

Rating:R

Summary:Moriarty said that Mycroft is the ice man and Sherlock is the virgin. But both Mycroft and Sherlock know that’s not quite true. 莫里亚蒂说麦克罗福特是冰人,歇洛克是小处男。但麦克罗福特跟歇洛克知道那并非真相。





1.

First Moment


南极的冬季正是企鹅繁衍的季节。那是冰川上最黑暗的时期,肆虐着狂风与暴雪。

Mycroft驮着一颗蛋。他时不时弯下脖子看看它,确定它完好如初,然后又直起脖子迎接风雪。

这不是Mycroft的蛋。或者说,Mycroft不是这颗蛋的爸爸。事实上,Mycroft的父亲在他母亲把这颗蛋产下来之前就不幸的离开了。当母亲产下了蛋,饥肠辘辘的去觅食后,照看和孵化这颗蛋的任务就落到了Mycroft的脚上。脚,是的。Mycroft必须把蛋驮在脚掌上,用他们得天独厚的毛绒肚皮遮盖住它,然后与其他的企鹅爸爸并排站在一起,背着风,耐心的等待小企鹅破壳而出。

Mycroft扫视过这一整片被企鹅爸爸们挤得满满当当的冰川。他给自己找了个好位置,然后并拢双脚,用尾巴支撑住身体,最后小心翼翼的用嘴把蛋拨到自己的脚背上。

事情到目前为止都还很顺利。Mycroft曾悄悄观察过那些企鹅爸爸们,知道他们会怎么做,他该怎么做。这对他来说很容易明白,因为他太聪明了。Mycroft比起其他的企鹅来说聪明了太多,别的企鹅只是看,而他懂得观察。他通过观察冰川的厚度能知道海豹的踪迹,通过观察肚子上的毛能辨认出哪些雄性企鹅只是偷了别人家的蛋来孵。

于是Mycroft确信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能更好的保护这颗蛋。他轻微的活动一下双脚,让蛋能安安稳稳的躺在他的脚背,再用肚皮把蛋严严实实的盖住——这样就不用担心偷蛋的假爸爸们了。

但接下来才是最困难的部分——Mycroft跟其他的企鹅爸爸们,必须不吃不喝的驮着他们的蛋,专心致志的等上两个月。

Mycroft扛起这个责任是出自本能。但他毕竟不是一只真的企鹅爸爸。他不知道自己的脂肪能不能撑过这漫长的六十天,也不知道这颗蛋能否躲过风暴与雪暴、避过海鸥与海豹而顺利的被孵化。他没法确定,但他必须这么做。因为他是这个将要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生命的哥哥。唯一的哥哥。


********


Mycroft很饿。这是他破壳而出成为一只真正的企鹅后所经历过的最饿的时刻。

一场雪刚过去。Mycroft能看到他们身后的雪墙又高了十公分,这意味着缓慢移动的开始。企鹅爸爸们驮着蛋,逆着风彼此紧挨着行走。寒流卷着细碎的雪花撒在他们的脑袋上,他们必须不时甩甩头,抖落积雪。

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十五天。时间仿佛愈过愈缓慢。而被时间麻痹的忐忑随着最终时刻的渐渐来临逐渐复苏。毕竟不是每个企鹅爸爸都能等到他们的小企鹅,哪怕他已经驮着它躲过了无数次的暴雪与狂风,从寒冬缓缓挪动到春天。

三天之前,Mycroft感觉到脚背上的蛋有了轻微的晃动。第一个瞬间,他本能的夹紧了它,然后便很快的就意识到了这是生命的信号。那一刹那,喜悦像一个砸开的雪球在他脑袋里四散开来。他简直想摇摆身体,再仰起脖子叫上那么几声。不过Mycroft总是冷静的,并且他很饿。他需要保持体力度过黎民之前的这段最黑暗的时光。


********


第六十三天,冰川上已经有了新生命的迹象。而Mycroft还在耐心等待。

脚上的蛋已经在激烈的晃动起来了。Mycroft知道那个将要同他见面的小家伙正在做人生当中的第一次努力。终于,蛋在一阵有规律的摆动后裂了一道缝。裂缝一条条增多,很快的,蛋破了一个口子,露出小小尖尖的嘴。

Mycroft笑了。

他乐滋滋的看着小家伙努力的把蛋凿出一个足够大的洞,然后迫不及待一般把脑袋伸出来,圆圆的小眼睛对上他的眼。

Sherlock——一个名字闪过Mycroft的脑海。

“以后你就叫Sherlock了,我的弟弟。”Mycroft对着小企鹅说。


********


Sherlock跟所有刚出生的小企鹅一样丑不拉几。Mycroft低头看他,见他仰着脖子跟他对视了一阵就扭头环顾起四周来。看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又把注意力放回Mycroft身上。

“叽叽吱吱叽叽嘎嘎喳喳……”Sherlock冲着Mycroft叫啊叫。

“你在说什么呢?”Mycroft皱起脸。

又这么过去了三天,Sherlock依依呀呀的叫声终于像了点样子,能叫“papa……papa”。

Mycroft用翅膀摸他,“我不是你papa,我是你哥。”

直到Sherlock用嘴啄他肚皮,惨兮兮的叫,Mycroft才无奈的弯下脖子张开嘴。Sherlock兴冲冲的把嘴伸进Mycroft嘴里乱舔一通,可那里也没有鱼虾,只有唾沫。

终于,Sherlock疲倦的缩回了Mycroft的肚皮底下,不一会就呼噜呼噜的睡着了。

Mycroft把他盖盖好,叹了口气。

妈咪你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


母亲终于回来了。Mycroft终于可以卸下了脚上的重任。此刻他最需要的就是到海里大吃一番,补偿这两个月来的饥肠辘辘。于是他把Sherlock小心的交给了母亲。Sherlock又“papa……papa”的叫起来。Mycroft摸了摸他的脑袋。

离开他真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哪怕只是一阵,Mycroft想。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Sherlock这个小家伙一定已经比他离开时大了好多,大到不需要再钻到他的肚皮底下;大到可以跟着妈咪在冰上摇摇摆摆的走;大到不会再叫他papa了。

那时候已经是夏天了,然后冬天也会来,然后又过了一年。Sherlock会学会自己捉鱼,学会躲避海豹,像自己一样学会观察冰川,观察每一只企鹅,然后他就会变成小捣蛋鬼,在冰川上横冲直撞。

Mycroft这么想着,就笑了起来。

然后他就醒了。


********


Mycroft趴在茶几上醒过来,就感觉到院子里的风一阵阵的抚摸着他的背。

他赶紧抬头寻找Sherlock的身影,就看见他在草地上摇摇摆摆的向前走,像一只小企鹅。于是Mycroft就想起了刚才的梦。

茶几上摊着好几本Sherlock的图册,其中一本翻开的那一页上印着两只企鹅。Mycroft揉了揉脸,摸到了好几条深深浅浅的压痕。

他忍不住冲还在摇摆向前的小家伙叫到:“Sherlock!”

小家伙转过身,露出一个甜甜的笑:“你醒了?Mycroft!”

Mycroft张开双手:“你在做什么呀?模仿企鹅么?”

Sherlock咯咯咯的笑起来,仍旧用那摇摇摆摆的姿势向前,然后一头扎到他怀里。

“papa……papa……”他环抱过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肚子上。他撒娇的时候总是爱这么叫他。

Mycroft被Sherlock勒得要喘不过气。他揉乱了Sherlock的卷发,毫无意外的看他收回了手护住自己的脑袋。

Mycroft捏了捏他的脸笑嘻嘻的说:“Sherlock,你知道吗,小企鹅可是由企鹅papa孵出来的哦。”

Sherlock仰着脑袋看着Mycroft,然后问到:“那我是你孵出来的吗,Mycroft?”

Mycroft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Sherlock。你不是我孵出来的。”他严肃认真的说,“你是我生出来的。”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