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Hot Summer 热夏

Fandom:BBC Sherlock

Pairing: Mycroft/Sherlock互攻

Rating:R

Summary:Mycroft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但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有个弟弟。

Warning:AU设定有,互攻设定有,极CULT慎入。





木质百叶窗被拉起来的时候,带着水汽的日光就落进了房间里。连绵下了五六日的雨终于在刚过去的夜里停了下来,伦敦总算盼来了日光晴好的早晨。Mycroft朝窗外望了望,就看见潮湿的路面上还积着几朵浅浅的水洼,看来还是要等到中午楼房街道才会都干透。

简单的吃了早饭,Mycroft就乘坐着自己的私人汽车上班去了。黑色的汽车优雅的行驶过积着水的街面,被雨水冲洗过的建筑一晃而过,在车窗上短暂的残留下颜色鲜艳的影子,就好比深海里的鱼安静的甩了一下尾巴,然后游向前方消失不见。

Mycroft想起来,昨天晚上他又做了“那样的”梦。

那样的梦,从小到大统共做了几次Mycroft他自己都没办法数清楚了。从他还住在家里的大宅子的小时候,到去上了公学,上了大学,到现在,做了二十几年。在那样的梦里,发生的情节或许不同,产生的情绪也许不同,但有一点相同——都会有同一个人出现——他的弟弟,Sherlock。

实际上Mycroft没有弟弟。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头有个哥哥比他大三岁。

跟哥哥不同,Mycroft小时候是个少年老成的孩子。他极聪明,却不会让别的孩子难堪,学东西很快,又静得下来。总的来说Mycroft能让mummy放心。虽然有好些亲戚邻居总拿Mycroft做标杆,净跟孩子们说些“你怎么不学学Mycroft”、“你要是像Mycroft那样听话就好了”这些给他拉仇恨的话,但Mycroft在孩子们中间并没有被排挤。相反的,不管是大他一些的孩子,还是小他一些的孩子,都对他有几分崇拜加敬畏,就差点儿没给他鞠躬叫他大哥。这或许是跟他不管心中如何想表面上都温和有礼的良好习惯,和与生俱来的给人莫名的一股压迫感有关系吧。


Mycroft第一次梦到自己有个弟弟,是在他大约七八岁的时候。当时梦中的情景他早就不记得了。就算当初残留在身体上的官感情绪再怎么浓重,这么多年过去后,它们早就褪得一干二净,能想起的只有一些细碎的情节。他依稀记得梦中有一个哇哇大哭的婴儿被父亲抱在怀里。然后父亲对他说,这是你弟弟。

一开始,Mycroft并没有把这个梦放在心上,直到他再一次梦见那所谓的弟弟。他第二次做那样的梦距离第一次大约相隔了半年。在梦中,Mycroft看见了一张婴儿床,上面挂着小熊和星星。婴儿床里躺着一个小婴儿——他的弟弟。Mycroft梦见自己趴在婴儿床旁边,探着头看着床上的婴儿,婴儿也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一脸好奇的样子。于是他拿起玩具晃来晃去,逗着婴儿伸手抓来抓去,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Mycroft笑了,Sherlock,他温柔的叫着。婴儿咯咯咯的笑起来。

当Mycroft醒过来,想起这场梦,他觉得自己有一点点被它吓到。两次梦到自己有个弟弟不算得上什么太荒谬的事情,但毕竟在他梦里还叫出了他弟弟的名字,这怎么说都有一些不寻常。

他曾经猜想或许这是关于母亲又要怀孕的一种预示——当时Mycroft读了一些书籍,懂得了小孩子出生是要先经过母亲怀孕——但时间证明了这个猜想是错误的。

后来,他时不时就会梦到Sherlock——他那不存在的弟弟。

梦中的Sherlock似乎跟着他一起成长:从一个躺在婴儿床上被他逗得咯咯笑的小婴儿;一点点长到能在地上爬呀爬,爬到散落的书籍前面,咬它们玩儿;长到能抱着他的腿叫Miki,Miki;再慢慢长高,长成一位少年,一位青年,穿着雪白的衬衫站在他面前。

当Sherlock还是个婴孩的时候,Mycroft记不得他的样子,觉得他大约跟所有的婴儿都长一个模样。而自打他长到能跟在Mycroft屁股后头跑的尺寸后,Sherlock的影像在梦中越来越清晰。到后来,就算醒过来之后,Mycroft还是能在脑子里速写出Sherlock的样子。

他的弟弟Sherlock,有着跟他一样黑的头发,但比他的要卷曲得多。Sherlock的发梢堆在耳朵背,积在脖子后,跑起来的时候只会轻微的晃动,像一颗活泼的花椰菜。Sherlock的眼睛是灰色的,高兴的时候会泛起奇异的光彩,有点像他们的mummy。Sherlock的鼻子跟他的很像,典型的Holmes家的标志。而Sherlock的嘴跟他很不同,他的嘴唇很薄,而Sherlock的嘴唇比他厚一些,微微张开的时候就呈现出一颗桃心的形状。

在梦里面,mummy很喜欢Sherlock,总是叫他Sherly。Mycroft也很喜欢Sherlock,很喜欢欺负Sherlock。虽然Sherlock的脸在孩子里算是瘦的,还是忍不住要去捏他。欺负Sherlock很好玩。Sherlock有时候会暴躁的咬他,但就像是还没长牙的小豹崽一样,毫无威胁力。不过有一次,Sherlock咬得太用力了,直接把Mycroft的手给咬出了血。Mycroft疼得嘶的倒吸了一口气,Sherlock放开他气鼓鼓的跑走了。但后来,Mycroft看到Sherlock悄悄的躲在窗子后面看他。然后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Mycroft看到床头放着一条巧克力,他就笑了。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让Mycroft觉得诡异起来的——

他醒过来以后看到手指上有一道新鲜的伤痕,就在梦中Sherlock咬的那个地方。

第一眼看到那道伤口的时候,Mycroft还有些茫然。日光透过白色的百叶窗落在他的床脚,他像是没聚焦的相机,有点搞不清这是真实还是梦境。他看了一眼床头,没有巧克力。然后他逐渐意识到,理所当然的,这座房子里也没有他的弟弟。

他披起晨衣握着拳头走下楼梯,把伤口藏起来,像是藏着一个秘密,最最私密的秘密。

但是mummy看到了他,径直走到他的跟前拉起他的手。

早上好,mummy。Mycroft下意识的说,有些不自然。

好在mummy没有发现。她一边说着亲爱的早上好,一边摊开他的手掌。

Mycroft吓了一跳,仿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被发现了似地。

却见mummy看了看他的伤口,温柔的说,要记得抹药膏哦。

Mycroft还在发愣,mummy就放开了他的手继续张罗早餐。她一边把吐司放进吐司机里,一边像是自言自语似地说起来:Hunter太太家的猫看上去那么可爱,没想到这么凶,幸好没有抓很深……

Mycroft愣在那里,听着mummy并不算恼怒的抱怨,低头摊开手掌看了看指腹上的伤痕:浅浅的一条,两头极细,他不记得什么Hunter太太家的猫,但手指上的的确是猫科动物的抓痕而不是人类的牙印。


但从那次开始,Mycroft觉得的生活里开始有了Sherlock的影子。Sherlock变得越来越有“存在感”起来。

Mycroft常常觉得Sherlock就在这座房子里,就在他的身边。比方说,他会发现书房里自己看的一本书莫名的被移动到了客厅,他常穿的一件衬衫不见了,盘子里多了几勺青豆……但与此相对的,这些事情都有种种“合理”的解释:他哥拿走了他的书,风吹跑了晾着的衬衫,mummy偷偷给他舀了青豆……

但Mycroft还是觉得不对劲。有好几次,他在书房里看书的时候,把被风吹动的窗帘当成了什么人的身影。

与此同时,他一直做着有关Sherlock的梦。

梦中,Mycroft教Sherlock念书,带他玩耍,给他讲睡前故事。

梦醒,Mycroft拖着凳子在书房里寻找心理学的书籍。

书上说,梦境是现实的反射。Mycroft想了想,觉得自己并没有十分渴望拥有一个弟弟。是这样的,他认为。


Mycroft十三岁的时候要离开家去念公学了。Mummy给他收拾了行李,并跟他说,有什么事情就去找你哥。

在离开家的前一晚,Mycroft又梦到了Sherlock。

那时候,Sherlock已经长到Mycroft的腰那么高了。他一个环抱,就能把Mycroft抱住,然后把脸埋在Mycroft的肚脐上。

但是Sherlock没有这么做。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mummy叫他他也不出来。

他一定是太伤心了,mummy说,Sherly这个小淘气最喜欢你了。

Mycroft忽然觉喉间一酸,像是吃到了一颗酸草莓。

放心吧mummy,Mycroft说,我会好好安慰Sherly的。

他轻手轻脚的走上楼,拍了拍Sherlock的房间门。

我能进来吗?Mycroft轻声问道。

我睡着了。房间里传出闷闷的声音。

于是Mycroft不禁微微一笑,转了一下门把——没有锁——他推开了房门。

Sherlock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只露出头顶的几撮卷毛。

Mycroft掀开被子一角钻了进去。

Sherlock背对着他躺着。

Mycroft贴近他,伸出一只手搂住他。

终于,Sherlock转过身来。他的眼睛有点红。

你什么时候回来呢?Sherlock问。

他还没走呢,他就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圣诞节吧,Mycroft说。

嗯。Sherlock小小声的应了一下,然后又不说话了。

Mycroft摸了摸他的卷发,额头贴上他的。

我会给你写信的,Mycroft说,你也可以给我写信。

嗯。Sherlock的睫毛眨了眨。

不要老欺负Jack跟Tom,Mycroft又说。

嗯。Sherlock撅了撅嘴。

要听mummy的话。Mycroft把Sherlock的卷发往耳朵后拨了拨。

嗯。Sherlock点了点头,于是他们的额头就相互磨蹭了一下。

Tyler阿姨的那些事,就算观察到了也不要随便说出来,好吗?Mycroft捧起Sherlock的脸。

嗯……Sherlock有点心不在焉。

Mycroft……他终于开口。

嗯?

我会无聊死的,Sherlock盯着他看。

不会的。Mycroft微笑起来。

人哪里有这么容易就会死掉呢。

不会的。Mycroft又重复了一遍。

Sherlock就像那么多个夜里的那样往他的怀里钻去。

于是Mycroft在Sherlock的头顶留下一个吻。


汽车在唐宁街十号前安稳的停住,Mycroft拄着他心爱的黑伞从车上下来。他早上与首相有个面谈,关于一些不算太头痛的问题。

当他踏过湿润的路面的时候,他看到一只猫正挺着胸脯绕过一滩积水。Mycroft认得那只猫,那是财政大臣家的猫,唐宁街最神气的小宝贝。*

猫似乎也看见了他,迈着轻巧的步子向他走了过来。

那是一只黑猫,在脖子、肚皮和爪子上有白色的花纹。猫走到Mycroft跟前停住,仰头看他还歪了一下脑袋,然后它开始沿着Mycroft撑在地上的伞尖绕起圈圈来,尖尖的耳朵精神的立在头顶。

Mycroft愣了一下被逗乐了,然后就听到咔嚓的一声,转过头发现是Anthea面不改色的用她从不离手的黑莓机拍下了那一幕。

这太少见了,sir。Anthea头也不抬的解释到,手指在黑莓机上滑来滑去。

这的确少见。Mycroft拜访十号的次数早不可数,自然也见过它不少次。但大多数时候只能远远看到猫在草坪上散步的矫健身影。Mycroft听说过它是捕鼠高手,便以为它如同大多数业务娴熟的人士一般矜持又骄傲,没想到它居然跑来亲近自己,打滚卖萌。

于是Mycroft蹲下身来,伸出手摸了摸猫的头,短短的毛擦过掌心痒痒的。猫咪咪的叫了两声,然后眯起眼蹭起他的手来。先蹭蹭脑袋,然后往前走两步划过身体,再尾巴一甩一甩绕过他的手腕,像是要勾起他的手似地。

Mycroft从没养过猫,(据mummy说)小时候还被猫挠过,但他此刻忍不住蹲下身,把黑伞挂在手臂上,腾出双手环住猫的身体把它抱了起来。于是Mycroft又听到了黑莓机的咔嚓声。


面谈结束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街道已经干得差不多,阳光也比之前更耀眼了。

Mycroft一眼就看到猫端正的蹲在门前,黑色的毛皮在太阳下泛着金色的光。

猫抬头盯着他看,仿佛是在等他似地。

Mycroft不自觉的微笑起来,小家伙,你在等谁呢?他蹲下身来,还是比猫高太多。

猫冲着他喵喵喵的叫,还抬起爪子舔了舔,一边舔一边抬头看他。

Anthea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们没有可投喂物,sir。

Mycroft伸出一只手,猫就放下自己的前爪,探过身体舔起Mycroft的手指。

猫长着倒刺的小舌头滑过Mycroft的指腹,又痒又麻。猫舔了好几下,Mycroft的手指就变得湿湿的还有点泛红。

好啦好啦,Mycroft抽回手指,想了想又去摸了摸猫的脑袋。

我要走了,下次见。Mycroft站起来,脚有点麻。

待Mycroft上了车,隔着车窗望过去,还望见猫盘起尾巴蹲坐在门前。

Mycroft不懂猫的习性,不晓得它面无表情的样子是不是在跟他说再见。


晚上,Mycroft又梦到了Sherlock。

连续两天梦到Sherlock的这种频率对成年后的Mycroft来讲有一点点高。实际上自从上了公学以后,他梦到Sherlock的时间就忽然少了许多。上大学的时候甚至一年才梦到过一两次。

他有想过这有可能是由于课业增加,或者青春期荷尔蒙作用之类的关系。但最近这三四年,梦到Sherlock的次数又渐渐多了起来。


如今梦中的Sherlock已经长成了一位青年。他几乎要跟Mycroft一般高了,但瘦得可以。他的脸完完全全消去了孩童时期本来就不多的肉感,线条变得成熟而坚毅。

有趣的是,梦中的Sherlock,他的弟弟,从事着一份名为咨询侦探的工作。

这是什么?第一次听到的时候,Mycroft忍不住在心底吐槽。后来他终于知道,他弟弟是在给苏格兰场的人当咨询顾问,帮着破案呢。

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Sherlock是这么强调的。

Mycroft从苏格兰场的警探手中接过Sherlock的名片,指尖划过Consulting Detective(咨询侦探)这两个字。

他就想起他远远看着Sherlock干劲十足的对着苏格兰场的人进行推理的样子,他仿佛能看到Sherlock灰色的眼睛泛着美丽的光。

他摇了摇头。太锋利的刀,能伤人也容易自伤。

说实在话他很担心,担心他的弟弟,担心他伤害自己,担心他被人伤害。尽管只是在做梦,他还是担心他会被不知哪一个犯罪团伙给抓起来,悄无声息的干掉,正如他从未在现实中出现过一般永远消失在梦境中。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梦中他依然是MI6的头子,他有能力派人监控着Sherlock。在为数不多的知道这件事的人看来,Mycroft简直像是怕Sherlock会被太阳晒化了似地命人看着他。有任何风吹草动Mycroft都要放下手上的事情急匆匆的赶去看他弟弟。

Sherlock知道这件事。他对此表现出极大的反感。但实际上自从Mycroft再度频繁的梦到他开始,他就对Mycroft及其相关一切表现出各种反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Mycroft承认自己有点挫败,不过还好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梦中。他很想弄清楚为什么几年没怎么做这样的梦以后,再次开始剧情节就急转直下了?

但是他还是要做这样那样让Sherlock更反感他的事。那是必须的,Mycroft想。

本来就只是一场梦,他不希望这样的梦在哪天夜里由于Sherlock的死去戛然而止。



这一个月以来,Mycroft每天晚上都会梦到Sherlock。梦中的伦敦有雾有雨,有晴天,有犯罪分子,有Sherlock。

Mycroft对Sherlock的监控愈来愈严密,严密到他醒来以后都会自我反省的程度。他甚至在Sherlock的住处安装了监视用的摄像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需要亲自指导,因为稍有不慎,Sherlock会立马发现它们并且毫不留情的拆除。事实上,大部分的摄像头都被Sherlock拆除了——在它们坚持了大约一周以后——只剩下位于厨房与客厅交界处以及卧室门口的两颗还坚持在岗位。

Mycroft通常情况下并不亲自监控Sherlock,他没有这个时间。但夜晚,比方说入睡之前,他会抽空看一眼,看看这个虽然只出现在梦里但一点也不让他省心的弟弟这会儿究竟在做些什么呢。

Sherlock睡得很少,或者说至少是睡得很晚。Mycroft入睡前,Sherlock还醒着。他有时候会以各种姿势静静的蜷缩在沙发上,双眼放空的思考;有时候会趴在床上看书,像小时候那样速度很快的翻页;有时候会站在窗前拉起小提琴,虽然监视器只能收录影像没有声音,但从指法上,Mycroft还是能了解到那是一首旋律优美的曲子还是一段很Sherlock的尖声利叫。

这个月的每一个早晨,Mycroft在醒来之后总需要继续在床上躺一会儿,盯着他房间雪白的天花板调适一下思维跟情绪。他尽量绕过某个中心不去触碰不去想,但又抑制不住自己模模糊糊的感觉。他明白,即便是在梦中,在亲弟弟的住处安装监视摄像头这种事情都有些过分了。他不想承认却又没法不承认。但他无法阻止梦中的自己这么做。每当身处梦境,Mycroft都会觉得自己深受某种情感所操控,那种因为是梦而强化的情绪——那种随时都会失去什么的感觉。

梦醒了,Sherlock便不在他的世界。

可若Sherlock如梦般消散在他的梦中,他又能怎么办呢?

但造梦者有太多的办法让他失去Sherlock。可不是么,从小Sherlock就聪明淘气不安分。Mycroft一早知道,Sherlock的心跟自己一样野。一成不变的景色让他们无聊,延绵不绝的栅栏让他们受不了,脚下的饲草让他们口干舌燥。他们需要奔跑起来,穿过密林,踏过流水,越过峡谷,让风吹拂,让太阳炙烤,让雨水冲刷。他们见过江海,在脑子里,从亲眼看到的一滴水,推算出溪流推算出江河,跟着他们义无反顾的扑向大海。对此,Mycroft也有责任,重大的责任。是他在Sherlock还在地上爬来爬去的时候就给他看自然图鉴,是他在Sherlock够不着书房的书的时候把他抱起来让他自己艰难又欢喜的从书柜上抽出书来,是他在Sherlock好奇的问这问那的时候搂着他耐心有条理的一点一点给他勾勒这个宇宙,是他在Sherlock开始展现超前的观察力的时候把他拉到窗前跟他玩起“观察”的游戏……

然后Sherlock就选择了,或者说创造了如今的这个职业。Mycroft也只能远远的看着他,在他破了案子以后赶到现场。

恭喜你,又破了一个案子,又帮大家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但那并不是你所在意的不是么?你只是追求解开谜团的过程而已。Mycroft拄着黑伞靠着车,表情奇怪的说着这样的话。

Sherlock,他捧在手心也怕化了的弟弟,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语气不悦,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只是关心你。Mycroft说,偏过头不看他,然后又偷偷移回视线。

但他发现Sherlock一直看着他,却再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Mycroft坐在车里,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Anthea投来询问的目光。他挥了挥手表示没事。

汽车缓缓停在唐宁街十号门前。Mycroft从车上下来,就看到金色的太阳晒在地面泛出水洼一般的光。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月前在这儿看到的绕过水洼的猫,不知它这会儿究竟在做些什么呢。

Anthea似乎知道他的想法,一边滑着黑莓机一边头也不抬的说,财政大臣家的猫前天就不见了,sir。

不见了?Mycroft随口接了一句。

是的,失踪了,大家都在找它。Anthea说。


一个小时后,Mycroft正从白房子走出来,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一只黑猫嗖的在门外闪过。

黑猫,在脖子、肚皮和爪子上有白色的花纹——分明是财政大臣家的猫。

它不是失踪了么?Mycroft有点疑惑。难道又跑回来了?

他跨出大门,从台阶上走下去。

太阳晒得很。四下没有猫。


离开唐宁街后,Mycroft就回到了位于MI6总部的办公室埋头处理各种文件。

到了下午,终于可以喘口气,Mycroft正打算吃块甜点休息一会儿,却见Anthea敲了门急匆匆的走进来。

她手上仍旧握着黑莓机,视线居然离开了它而落在他的脸上。

你的弟弟,sir……

Mycroft听到这几个字从Anthea的嘴里吐出来——

B组说他出事了。


伦敦的街道隔着一层车窗玻璃被太阳照耀得像是玻璃罩子里被射灯照亮的展览作品一般让人有疏离感。实际上,Mycroft都要开始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了。

这街道,这车窗,身下的座椅,手上的黑伞——从Anthea说出你的弟弟这两个词后,一切都值得怀疑起来。

这究竟是真实,还是梦境?

Mycroft花费了一些时间,从下意识的说出——什么——这个他几乎从不说出口的词,到Anthea再一次用你的弟弟,Sherlock,这种陌生又充满吸引力的字眼为他再一次汇报,到从充满冷气的MI6大楼走进用玻璃窗隔绝开炙烤一切的阳光并仍旧冷气充足的车里,到现在,到达了医院的门口,这说不长不短,却又漫长而短暂的路程里,终于用积累了三十几年的冷静跟理性辨析明白了眼下的一切并非虚构, 哪怕医院的走廊再明亮得如同电影里的一帧画面,或是Anthea告诉他的事情多么像荒诞喜剧里的情节——Anthea说,Sherlock在追逐犯罪嫌疑人的时候不慎掉到了泰晤士河里。                                                                                                                              

这太可笑了不是么?Mycroft在那一刻甚至产生了诸如,噢果然是我那不靠谱的弟弟能干出来的事情,幸好现在是夏季里气温甚高的一天而不是他生日那几天,以及果真派人看着他总是没错的……这样那样的想法。

而这一切的漫无边际的想法都在穿越过如同时空边界一般迫人安静的狭长走廊后到达病房门口后冻结停滞了下来。

Mycroft从门上狭小却干净的窗子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

卷曲的黑色头发,非常Holmes的鼻子。那像mummy的眼睛与不像自己的嘴唇此刻都轻轻的闭着。

这就是Sherlock了。梦中跟他一起成长了二十几年的Sherlock。他最宝贝,最怕失去,却也从未拥有的Sherlock。

Mycroft站在门边,觉得再往前走哪怕一步都是艰难。

他几乎急不可待的想过去摸一摸他的脸,确定他是真实的有温度的,却又担心一靠近就如同夏日热浪里的幻影一般消散。

终于,Mycroft推开了门,走进了病房里。

他的Sherlock睁开了眼睛。

灰色的。

Mycroft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整个房间,整个世界都变得分外安静起来。

一时间,Mycroft竟不知如何开口。各种最荒谬又最现实的问题向他无声的砸来。Mycroft从来都不是什么虔诚的教徒,更不会觉得是上帝把Sherlock送到他的面前。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个Sherlock是从他的梦境中走出来的么?还是从梦里映射的世界闯了过来?还是说,实际上宇宙中有千千万万个Mycroft跟Sherlock,只不过他的世界里的Sherlock只存在于梦中?他应当跟他说,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还是暗暗照着梦里的剧本继续演下去就好?

显然他的Sherlock不会体会到他内心的这番挣扎,终于开口打破沉默。

你怎么不说话?

意外的开场白。

你平常不是挺能说的么?

他又说。

Mycroft抿着嘴,眼睛四下扫了扫,想出了一句最妥帖的话。

Sherlock,我很担心你。

是啊,你当然担心我。床上的Sherlock翻了个白眼一脸的不屑。你担心我从你手下的眼皮子底下溜走,担心我给你闯祸,担心回到家以后你不好向mummy交代。

别这样。Mycroft有点头疼起来,又悄悄的舒了口气,这样争锋相对的戏码他起码梦了好几年。

你这样mummy肯定要担心的,mycroft又说。

担心?sherlock不悦的皱眉。让Mummy担心的是你,Mycroft!

Mycroft叹了口气,他承认有点接不下去。本来他就不太明白这几年为什么Sherlock变得这么的……讨厌他,一见到他就跟吃了枪子似地,满嘴都是火药味。明明小时候是那么可爱,还总爱跟着他的屁股后头跑。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

Sherlock见Mycroft不接话,像是更生气了。

看看你,那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我可学不来你这套本事啊,摸一摸鼻子就能当做天下太平。Sherlock的声音越说越高,就差没翻个身背对他去。

Mycroft一脸愁苦。他也不过是个公务员,用不着划到人民的对立面去吧。他装装样子的咳了咳,想伸出手给Sherlock扯一扯被角顺势再看看能不能顺便摸一摸他本人,却是在伸出手的一瞬间看到Sherlock往边上一缩,像是受惊的猫一般盯着他,眼神复杂。

Mycroft有点受伤,尴尴尬尬的收回了手。


后来,Mycroft从医院离开。离开的时候,他有一种灰溜溜的感觉,像只耗子,背离张牙舞爪但空有气势的初生小猫越来越远。

晚上,Mycroft没有再梦到Sherlock。但他仍旧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一只小黑猫,奶声奶气的冲着他叫。他把它捧起来,捧在手心。那小猫又短又细的尾巴就这么扫过他的手腕,像是晃动的猫草。

他在梦中心想,哎呀,这不是财政大臣家的猫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只了?

他摸了摸小黑猫的脑袋,尖尖的耳朵耷拉下来扫过掌心,就连胡须也都是软的。小黑猫伸出红红的小舌头舔起他的手指。

Mycroft看着它,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就见那小黑猫忽然伸出爪子飞快的挠了他一下然后嗖的跳下地上跑走了。

Mycroft举起手,手指上有两行浅浅的痕迹。一截一截,红色的凹痕。分明是谁的牙印。


Mycroft给mummy打了个电话,每周一次的那种,询问mummy的生活跟身体状况。

在聆听完了每一个mummy都爱在电话里进行的叮嘱后,Mycroft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上礼拜Sherlock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他还没来的及预设些什么就听到电话那头的mummy说有啊。

Mycroft扭头看漆黑的玻璃窗上映着自己茫然的脸,mummy继续说着些什么他有点听不太见。

最后mummy说,要跟你哥好好相处哦。

Mycroft乖乖回答说好,心里想着不管自己儿子长多大mummy永远觉得他们还是小孩子,以及现在需要好好相处的分明是他弟。


说实在话Mycroft有点嫉妒。眼下的状况是所有人都比他更接近Sherlock。

不要说mummy,就说苏格兰场的人、他手下的探员、Sherlock的房东,甚至是伦敦的犯罪分子,都浑然无知的跟Sherlock相处在同一个世界。只有他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他们知道Sherlock,或许记得,又或许不在意。对于Sherlock,他们喜欢也好,讨厌也好,惧怕也好,都那么的自然而然。却只有他一个人在搜肠刮肚,在小心翼翼,在拿捏试探。

Sherlock对他而言根本就是从天而降。他梦到的那些事情跟Sherlock自身的回忆对不对得上还不得而知。他怎么知道会不会出现例如——他说嘿你还记得你五岁生日时我带你去海洋馆吗,结果Sherlock说五岁生日那天我们明明在家烤肉你还害我拉肚子了你这个大骗子——这种尴尬的事情呢?

Mycroft在脑中想象了一下那样的画面,又觉得有些好笑。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

其实他觉得自己应当知足。毕竟在此之前,他压根就没有什么弟弟。只不过,谁又能知道之后会怎样呢?

Mycroft 继续喝着酒,意识有点松散。

然后他发现了家里的监视系统,能让他看到Sherlock房间里的状况。

好家伙,这下真的成了变态了。

他看到他的Sherlock乖乖的待在家,蜷缩在沙发上不晓得是醒着还是睡了。

他很想去给他盖上一条毯子,虽然他从小就不知冷。他还很想摸一摸他的头发,像好几年前的梦里那样,摸一摸他的脸,再抱抱他,哪怕他看上去瘦得全是骨头似地抱起来一定很磕手。

在Mycroft睡过去的前一秒,他模模糊糊的想:Sherlock,你是真的吗?


Mycroft决定去见见Sherlock,不要在什么犯罪现场——在那样的场合任何谈话都太仓促,而且太容易让他溜走,在Sherlock住的公寓最好——能坐下来,或许还能泡杯茶,前提是Sherlock得让他进门,但Mycroft觉得这概率太低。

于是Mycroft找了个Sherlock出门买补给物的时候踏进了那间熟悉又陌生的公寓。

没有玄关,从门进来就是在监视器范围内的客厅。家具很简单——靠墙的电视柜,电视柜前的茶几,围着茶几的两张沙发,一长一短。而长的那张,Sherlock常常躺在上面。

电视柜上面没有摆放着电视,倒是堆了好几摞的书。而茶几上、沙发上、地上,都凌乱的堆着各种书籍纸张。

Mycroft笑了笑,这一切都很Sherlock。

他试图回想在梦里自己是否有来过这里,而除了动手安装摄像头那次能清楚确定之外,其他的他真的再想不起。谁又知道呢,本来梦境就都是模糊飘渺的。或许真的没有,又或许梦到过却忘了。

Mycroft的视线越过用来隔开厨房与客厅的餐台把厨房扫视了一遍。流理台上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并且显然的里面装的并不是调味料而是化学试剂。几乎被玻璃容器包围的砧板一只角上堆积了一些灰尘而另一角较为干净。微波炉跟冰箱的把手显示出它们被频繁使用的痕迹,但天知道它们里面装的是什么呢?唯一值得Mycroft安心的是起码微波炉旁边那台落面包机还没有吃灰。

Mycroft没有进Sherlock的卧室,他在短的那张沙发上坐下来,把随身带着的黑伞靠在沙发的把手上,然后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翻起来。在他想着要不要去泡壶茶边喝边等的时候,他听到了Sherlock上楼的脚步声。

于是Mycroft整了整自己的袖口,然后听到Sherlock在掏钥匙到插入锁孔之间有了几秒钟的迟疑。

门开了。Mycroft看到Sherlock皱着眉头的脸。

你来这里干嘛?

Sherlock一边质问着,一边伸手关上了身后的门。咔嚓的一声,像是Mycroft心里的什么被平稳的放到了地上。

来看看你,顺便找你喝茶,Mycroft说,就看见Sherlock露出一个你有毛病吧的表情。

然后Sherlock在长沙发上坐下,没个样子的歪歪斜斜。他扫了Mycroft一眼,看向别处,说,我没事你不要瞎担心。含含糊糊,支支吾吾。

Mycroft有点惊到,或者说有点受宠若惊。这不是他能设想的话,哪怕再怎么语气不善也能从中听得出关怀。Mycroft忽然觉得自己的弟弟太单纯了自己的目的太龌龊了真是对不起女王对不起国家。

大约是表情出卖了他复杂的内心活动,Sherlock摆出了一张嫌恶的脸,但还是说,我去烧水,就留下了Mycroft一个人陷在单人沙发里。

或许,好好跟弟弟相处什么的也没那么难,Mycroft想。


Sherlock洗了个壶子装上水放在炉子上烧着,然后坐回沙发上等水开。

Mycroft把手放在伞柄上,脑子里组织着语言——要跟Sherlock说什么好呢?记忆中已经几乎都是吵架的场景,以及吵完之后的不欢而散。想来有些可笑,他懂得用最精准又最恰当的语句疏通各种关节,能够单单用声音跟表情赢得下属甚至对手的敬畏,却偏偏不知道要怎么跟自己的弟弟聊天。

他忽然冒出了自己是个失败的哥哥的想法,一时间挫败感油然而生。但是自怨自艾从来不是Mycroft的风格。严格说来,他只不过刚刚当上哥哥,这是新的开始,一切都不算晚。

于是他决定先从寒暄入手,像典型的兄长一样询问工作的情况。而说出口的台词大约是:最近伦敦的治安很好,有没有很无聊?

Sherlock斜眼看了一下Mycroft,懒懒的说,难道你要给我介绍案子不成?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对你那些无聊的跑腿工作可没有兴趣。

你太挑食了,Mycroft说,所以你才这么瘦。

Sherlock扯着嘴角笑了一笑,得了吧Mycroft,你若是愿意跑腿,也就不用减肥了。

Mycroft咳了咳,就听见厨房里传来水壶呼呼呼的响声。

Sherlock起身泡茶。

两块糖,谢谢。Mycroft说道。

隔了一会,才听到Sherlock回了一句,一块,没得商量。






TBC



*关于唐宁街的猫,原型取之于此: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5-05/13/content_2953196_2.htm     娱乐娱乐,不要当真><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