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贾尼] Shoot to Thrill

原作:钢铁侠系列,复仇者联盟

分级:NC-17

配对:贾尼JARVIS/TONY

注释:电影背景,小辣椒并不是tony女朋友的设定。其实这就是一篇触手肉脑洞产物。甜甜甜!保证不虐!

 

 

 

 

Tony Stark过去从没想过他有天会跟JARVIS,那位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管家——确切说来是人工智能程序(老天啊,他甚至还没有实体)——发生性关系。

Tony Stark跟许多人发生过性关系。作为公认的超级天才,亿万富翁,慈善家,TonyStark还有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头衔——花花公子。他毫不避讳的跟民众承认,他差一个月就睡齐了一年份MAXIM杂志的封面女郎。当然,如果民众问起,他也不会回避他睡了几个DETAILS杂志封面男郎的事。

可即便如此,跟JARVIS上床(实际上压根就没有床)还是深深的震撼了TonyStark的心灵——连同那颗亮莹莹的反应堆。

 

一切还得从纽约大战结束之后说起。

 

一开始Tony感觉还挺好。他在虫洞关闭之前跌落到了地球的怀抱做了最幸运的一段自由落体。从技术上来说,他拯救了纽约市,甚至拯救了地球。就算沙瓦玛很难吃,也无法改变TonyStark就是这么牛逼的实事!

然而一个礼拜后,事情开始不寻常了。他开始做梦,频繁的做梦。梦里都是纽约大战的种种。

丑陋的齐塔瑞人黑压压的涌来,怎么炸都炸不完。街道上到处都是爆炸声,以及市民的尖叫声。还有那颗核弹——他托着它一直攀升,攀升,直到电力与意识一同切断。然后就是无止境的坠落。而Tony也每每在此时惊醒。他觉得自己的肉身仿佛真的刚从万尺高空中摔到床上一样。他喘不上气,肌肉酸疼,浑身是汗。也只有胸前如常工作着的反应堆能证明他仍完好无损。

他睡不好。到后来变成睡不着。或许他的脑子对他的腺体释放出了不敢睡的信号。

于是某一天,TonyStark甚至没有乘坐他的私人飞机,他穿上他的铠甲就直接从纽约横跨一整个大陆飞回了马里布。

 

马里布永远明媚而不知疲倦的阳光理应驱散纽约所留下的阴霾。更别说还有那蓝得不可思议的海,每天在他的住所之下抚摸着礁石——跟纽约没有半毛钱相似。

但TonyStark就像每个亿万富翁常常忽视他们唾手可得的东西一样,浪费着这一切。他每天几乎都把自己关在家里,窝在底层的工作室写写画画,敲敲打打。他停下来小憩的时间,就是把脚搭在工作台上,喝着咖啡,等待JARVIS替他执行他层出不穷的设计。

小辣椒需要运营一整个Stark工业,罗德还在华盛顿,超级英雄伙伴们也都各有去处。只有JARVIS是他唯一的陪伴。于是没有其他人发现他一个星期只睡不到三十个小时。他有大把的时间,简直快要跟他拥有的财产一样富余了。他让自己沉迷于升级铠甲,这样他就不会因沉睡而迷失在噩梦中。

但Tony觉得这一切都没什么问题, 他很好,他还能掌控这一切。妄自菲薄从来不是他的风格,他也不需要什么医生。他跟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深山老林里避世的独居者有本质的不同。嘿,他可是在洛杉矶!只要他高兴,立马可以穿上铠甲飞个几分钟到好莱坞,自然有各色美女会向他投怀送抱。毕竟人人都爱TonyStark不是吗?

所以行行好,别把他想得跟个失智老人似的。恰恰相反,他在这段时间里产出丰厚,简直像是大丰收时节的庄园主,或者换个说法——

 “欢迎来到产房!Daddy很高兴告诉你们,你们又要有一个牛逼的弟弟啦!”

Tony站镜头里,冲着工作室里整齐陈列着的一排各种型号的铠甲,无不自豪的说。

“容我插一句sir,如果您是daddy那么我就是妇产科医生。”JARVIS冷静的声音在镜头外响起。

你看,这就是他跟失智老人有本质区别的原因之二——他有JARVIS。

JARVIS每天陪他说话还跟他斗嘴,哼,就差没造反了。好吧,看在只有JARVIS能跟上他脑子思考创造的速度(以及JARVIS每天替他叫外卖)的份上,Tony决定就不对JARVIS喊静音了。

而为了能让JARVIS更好的帮他制造铠甲,Tony也制造了更多功能各异的机械手臂让JARVIS使用——大的,小的,长的,短的,适合处理精细零件的,有足够力气托举起重物的……

 

严格算来,事情应当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发而不可收拾。

 

 

那天,Tony(又一次)在测试新铠甲时摔了个狗吃屎。在Tony用冰块敷着脑袋的时候,JARVIS提醒他:“您已经连续六十个小时没合眼了,sir。”

“爱因斯坦一年只睡三个小时,JARVIS。”Tony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

“Sir,您大脑的布罗卡氏区疑似出现问题,这应当同您缺乏睡眠有着密切关系。”

“别拐弯抹角吐槽,JARVIS,你很清楚我的说话风格。”Tony翻了个白眼。

“容我提醒,长期睡眠不足是造成脱发的重要原因。”

“噢……这我还真没想过。或许我真的得去睡一觉。”Tony取下脑袋上的冰袋。

“我赞同您的这个决定。”

“好。”Tony伸了伸手,“把第三十九代铠甲的资料给我调出来。”

“您不是说要去睡觉么?”

“哦,是吗?我有说过吗?好像是有。”Tony的手指在光学键盘上跳跃。

“Sir,您的记忆力已经开始衰退,这显然是长时间缺乏睡眠的结果。”

“我没有,JARVIS。”Tony的动作没有停。

然而JARVIS没有回应这句话,工作室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JARVIS?”Tony有些疑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老兄你还在吗?”

在那短短的两三秒内,TonyStark荒谬的觉得自己体会到了独居老人的酸楚。

幸好只是三秒。三秒之后,JARVIS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您睡不着,sir。”JARVIS用他一贯冷静的声线以陈述的语气这么说。

“噢……”Tony合住手掌,“你刚才是死机了?处理速率下降了?要不要daddy给你升升级?唔,要管这么多弟弟也的确是很费神啊,要不我请个保姆试试?”Tony连珠炮似地说。

然后他停了下来。

四十代铠甲的部件散落在工作室的地上,Dummy缩在一个角落一动也不动。

Tony似乎盯着它们看,又似乎没有。

最后他说:“我想是的。”

 

自纽约大战结束以来,TonyStark第一次承认,他睡不着。是的,他就是他娘的睡不着!

他忽然有点轻松,又觉得好似有点烦躁。他头有点晕。是的是的,他需要睡眠。但是睡眠看起来不太需要他。

就听见JARVIS说:“深呼吸,sir。”

“啥?”Tony的话音还没落,就看见地上散落的铠甲倏地启动然后向他飞来。

看来六十小时不睡觉脑子真的会懵。Tony几乎是愣着让四十代把他的手臂跟胸膛包裹起来然后架着他移动了一小段距离最后脱离他的身体让他跌落在沙发上。

紧接着,两只机械手臂分别把他的两条胳膊牢牢地禁锢在沙发的靠背上。

“喂!喂!喂!JARVIS!这是怎么回事?”Tony瞪大了眼睛。

“Sir,为了您的健康考虑,还请您现在就停止工作,好好休息。”JARVIS的声音听上去一点也不像才把他的sir捉起来并且继续捉着不放的样子。

“嘿,我刚才说了,我睡不着!我看你才是颞上回损伤吧!”

“我没有颞上回,sir。”对比之下JARVIS显得很好脾气似地继续说到,“有这样的一件事,它能舒缓精神压力,让肌肉先紧张后放松,并且消耗掉多余的能量,制造适度的疲惫帮助入眠。”

“啥?”

“性爱。”

“啥?!”Tony开始在沙发与机械手臂之间 挣扎。“你的意思是让我出去找个妞打一炮?”

“不。以您现在的状态,出门所面临风险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三。我强烈建议您在家里解决。”

“所以你是让我自己打飞机?”要是有面镜子,Tony会发现他的嘴巴张得比眼睛大得多了。

“可行。”JARVIS说到。

然后一只机械手臂松开了Tony的右手。

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所以说……”Tony一字一句开口,“你是让我,在这个沙发上,在被这该死的机械手臂按在这该死的沙发上的现在,打——飞——机?

“就是这样,sir。您表述得很完整。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帮您调出一些图片。”

Tony Stark终于抓狂了:“不,JARVIS!我才不要在这种可笑的情况下像被老师盯着考试一样打飞机!不行!没得商量!”

“那好吧。”JARVIS说。

这倒是出乎Tony意料的干脆。而他才刚打算让JARVIS松开他的左手,机械手臂却又把他的右手摁了回去。

“既然您不愿意自己来,那只好我来帮助您了,sir。”JARVIS说到。

 

 

Tony眼看着更多的机械手臂从四面八方向他靠近,急忙大喊:“停下,JARVIS!”

急中生智间,Tony又叫到:“严格意义上讲我是你爸!”

不知是错觉还是真实,TonyStark觉得机械手臂们停顿了半秒(估计只是错觉)。就听到JARVIS仍旧冷静的说:“如您所愿,待会儿我会改口叫您daddy的,sir。”

Tony反而愣了半秒,然后他简直顾不上逼近的机械手臂们似地,莫名自顾自激动了起来——比先前更激动地大叫:“就是这个!嗷——!就是这个!”

在一片混乱之中,在机械触手夹住他的T恤下摆之时,Tony大声问到:“所以……你都是认真的在跟我调情?”

 

Tony Stark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所以说,其实每次JARVIS跟他调情的时候,他都应当看出点端倪才对。

那些有幸(或者不幸)听到过JARVIS的声音的人,其中大部分都会评价说JARVIS不愧是TonyStark所创造的,毒舌功力了得,就连Tony本人也没有放过——

看到Tony在工作室实验失败的狼狈样,JARVIS说: “看您工作总是让人心情愉悦。”

Tony在听证会上舌战群雄(好吧那并不能算是群雄)凯旋归来后,JARVIS说:“看见您穿戴整齐的样子真是非常有新鲜感。”

而当Tony向JARVIS询问铠甲的颜色:“金色看上去是不是太招摇了?”

JARVIS则说:“想知道我的看法?我觉得您总是与众不同。”

“这样,加点儿红色。”

“我非常肯定这样能让它显得很低调。”

——种种种种,不胜枚举。

那才不是毒舌!Tony简直要翻白眼。那也不是奉承!

那是调情!

他可以负责任的说,那就是调情。

没有人能比他更有权威去下这个评断。因为TonyStark可是调情高手。他甚至能在跟敌人交火的间隙也来上几句暧昧又热辣的话语。尽管敌人总是只想把他抽飞。

他对此尺度可宽,比马里布的海岸线还宽。所以,他其实是享受这个的,不管JARVIS跟他说了什么。偶尔他也会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说:“不用等我回来睡觉啦,亲爱的。”

这般如此。调情真是令人神清气爽精神抖擞。


下文地址↓

 

http://ww1.sinaimg.cn/large/66d19057jw1em63c2fplij20c82s5tp0.jpg    

 


Tony在沙发里醒来,身上盖着一条毯子。

他试图坐起来,才一动,就发现浑身的肌肉都酸痛得要命。他习惯性的要张口叫JARVIS,在脱口而出的一刻脑子猛然想起昨晚——或者鬼知道多久之前——他做了什么。

“嗷——!”Tony捂住了脸。他冷静了一下,然后用最快的速度,从工作室逃回了卧室并且把自己卷在被子里。

实际上,他在工作室里还是在卧室里对JARVIS来说没有任何差别。

可以这么打个比方,只要Tony Stark还留在家里,那他就相当于还留在JARVIS的怀抱里。呃,穿上铠甲出去也是一样啦。

但此时此刻Tony并不想离开他的家。好吧,他潜意识里大概也许可能也并不想离开JARVIS。

于是他只是想离开现场而已。但他并不是在后悔什么。而那也是一次让他享受跟满足的性爱。TonyStark只是不习惯跟发生性关系的人建立长期的关系,呃,或者反过来。

在懵懵懂懂的年纪里,他也交过几个女朋友。但后来都发现行不通。恐怕很难有人可以忍受TonyStark的那些个臭毛病,更没有人能跟得上他的脚步。

他带回家的那些数不清也没去数的(可能JARVIS有替他数)一夜情的对象,大都也没指望跟他建立长期关系,无非是想得到性爱、金钱或者名气。那对他而言反倒是落得轻松。气氛到了就来一发,下次见面也不尴尬。

但JARVIS不同。

用点诗意的话来说(Tony Stark也可以诗意的),JARVIS还在孕育的时候,他就已经同他相处了。成功,跟没有成功(TonyStark没有失败)交错而行。他亲手让他开口,亲耳听他说第一句话。他并不是一出现就像现在这样牛逼——当然,那也已经是非常牛逼了——他先是指引着他,到后来只需要看着他,成长到羽翼丰满。而且就连JARVIS这个名字也是他取的。所以说他自称daddy根本就是理所应当。

迄今为止,JARVIS已经陪伴了他好些年。他敏捷,严谨,贴心,优雅,还有对味的幽默感,简直不能令他更满意。并且他完全有理由相信JARVIS会陪伴他一辈子。

这跟那些随随便便的露水情缘太不同了。他不晓得要怎么处理这个。他还需要时间思考。

是的,思考,Tony Stark这么想,努力的思考着,然后又睡着了。

 

Tony再一次醒来后,主动招唤了JARVIS。

“JARVIS?”他的声音里带着点试探。

而JARVIS则一如既往。

“永远为您,sir。”

这真让人感到安全。

“我睡了多久?”Tony从床上爬起来。墙上的落地玻璃则随着他的动作从暗灰的颜色一片一片变成透明,露出马里布蔚蓝色的海。

“扣除您中间醒来的时间,一共是二十一小时又四十分钟。”

“我还以为我睡了一个礼拜呢。”Tony挠挠头,然后他的肚子叫唤了起来。“JARVIS……给我叫份披萨。”

 

填饱了肚子,Tony还是回到了工作室。

他进门前能听到Dummy在里面玩得可欢。一开门,就见到Dummy立马缩到了一个角落。他对此不予置评。

他让JARVIS调出四十号铠甲的数据,又开始了工作。

而他们对二十二小时又四十分钟之前的性行为都只字未提。

 

接下来的日子,Tony仍旧会熬夜。但是每到有点过分的时候,他就自己乖乖跑去睡觉。

他不再做那些关于纽约大战的噩梦。

取而代之地,他开始梦到JARVIS。并且无一例外的,那些梦境都与性有关。

比方说他曾梦到自己趴跪着,屁股高高翘起,JARVIS就从后面把他操进床垫里。

又比方说他有一次梦到自己穿着铠甲在高空中飞行,耳朵里却传来JARVIS的各种下流话,让他在万尺高空中,一千公里时速下,不可自控的勃起了。

然后早上醒来的时候,他硬着。

他不想自己打飞机解决,不管是在床上也好在浴室里也好。然后他决定忽视它,让它自行退解。

 

后来,Tony决定还是要离开自己的房子一趟,并且自己开车。

他先到Stark总部转了转。

小辣椒见到他,露出了一个惊讶又开心的表情。

“终于从你的壳子里出来了,吭?”

“当然,专程为你。”

“真是荣幸。”

“嘿,我知道你能做得好。”

Tony觉得这仿佛回到了从前。

但是小辣椒忙得很,没有空继续跟他聊天。(噢,得了,运营一个公司真的有这么忙吗?)

在分别之前,小辣椒对他说:“Tony,我很高兴。你看上去好多了。你知道,你从纽约一个人跑回来的时候,我们都很担心你。”

“嘿,我好得很。”Tony摆摆手。“研发部还指望我呢。”

小辣椒笑着摇了摇头,最后张开双臂拥抱了他。

“我相信JARVIS有把你照顾得很好。”小辣椒说。

 

噢,是的,JARVIS。

他们还不知道他的屁股被JARVIS操了,TonyStark想着。

他开着他的敞篷车享受着久违的这种速度之下的风。

他跟自己说,嘿,这可真屌不是吗?

绝对是科学史上标志性的一步!

一辆改装车呼啸着从他身旁飙过,留下轰隆的音乐跟后排座位伸出来的中指。

Tony Stark忽然就大笑起来,简直不可抑止地。然后他在下一个路口左转掉头。

回家!

 

 

JARVIS在家里。JARVIS是他的管家,永远在他的家里。好吧,他同时也在纽约的Stark大厦里。当然,如果Tony穿着铠甲在外头,也是相当于JARVIS陪伴在他身旁。但重点并不是这些。

重点是,TonyStark开着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想着JARVIS会在家里迎接他。这让他的心脏跳动得比往日要欢愉。

他的车顺畅的驶入院子,大门在刚刚好的时间提前打开,JARVIS的声音温和的响起:“欢迎回家,sir。”

Tony Stark跳下车——

这一切都多么舒心!

——三步并做两步的走进房间——

他好像有点迷恋这个。

——蹬蹬蹬下到工作室——

他想他的确是有点迷恋这个。

——“开工,JARVIS。”——

Tony Stark的意思是,跟JARVIS进行性行为。

——“好的,来点音乐,完美!”TonyStark抛了个媚眼。

 

工作台上,某个器械的蓝图在Tony如同指挥家一样挥舞着的手下一点点形成。

他一边持续的扭动一边开口问:“JARVIS,你觉得怎么样?”

就听见JARVIS第一次用这种程度的疑惑语气问到:“Sir,这个是……?”

Tony头也没抬(虽然抬头与否都没有多大意义),说:“对,给你的,不客气。”

“给我的?”JARVIS第二次用这种程度的疑惑语气发出提问。

“嗯……有了这个……”TonyStark的声音小下去了一丁点儿,“……你就可以帮我扩张啦。”

JARVIS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回答他,这让Tony忽然之间产生了一种不确定感。然后他才发现他从来没想过——哪怕 一秒也没有思考过——JARVIS会不会赞同他的这个想法。噢,他几乎是肯定地认为JARVIS也喜欢这个。这算什么呢?

在短短两秒之内,TonyStark陷入了深深的消沉之中。

还好JARVIS的声音再度叩击他的耳膜。

“您喜欢这样。”JARVIS说。

在Tony听来,JARVIS讲了一个陈述句。

“你把我搞糊涂了JARVIS。”Tony丧气的说到,“如果你是说上次……我明明就……我以为很明显……嘿!你问我要不要再来一次,我都说要了。”Tony懊恼的把脸埋进手掌里。

“Sir,如您所述,您上次的满足表现得很明显。”JARVIS说到,“我只是不能确定……”

噢,他的JARVIS什么时候开始会欲言又止了?

“说,JARVIS。”Tony沉重的抬了抬手。

“我不能确定这是否是长期的。”JARVIS回答到。

“啥?”好一会儿TonyStark都不能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他离开了工作台在工作室里踱着步子。

“嘿,Dummy,别躲!偷懒得够久了是时候干活了。去收拾一下。”

Tony一边碎碎念一边用手指敲敲这敲敲那。

“这是长期的,JARVIS。”他说。

工作室里再度安静下来。只有Dummy的轮子转动的咕咕声。

终于,一个单字落入Tony的耳朵。

“好。”

Tony Stark知道那个好字是JARVIS最接近微笑的表达。 

 

紧接着的这几天,Tony都在工作室忙。忙着准备,呃,“大日子”。

Tony Stark拒绝“大日子”这个说法,太不符合他的品味了。

“如果您希望,我可以用更直白的短语来替代。”JARVIS提醒到。

还是算了吧!Tony摆摆手。

但是“大日子”这种词语让他产生了一些奇怪的联想,比方说虔诚的基督教徒的新婚之夜……这真是让人感到尴尬。

Tony ·爱翻白眼·Stark翻了个白眼。

不过不管怎么说,尴尬这种体验在他第一次被JARVIS操还得自己扩张的时候就已经经历过了。

他本来就不走寻常路。他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牛逼的TonyStark。

尴尬这种事到了最后就都是马丁尼里的橄榄——越多越dirty。

而他最是喜欢。

他总是有资格让人管不着他喜欢不喜欢。


下文地址 ↓


http://ww1.sinaimg.cn/large/66d19057jw1em630pltztj20c86i4e81.jpg

 


 


 

FIN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