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大魔王和小瞎子的一个脑洞

Fandom:Heroes/Blind Dating

Pairing: Sylar(大魔王)/Danny(小瞎子)

Rating:R

Summary:这不是一篇文只是一个关于大魔王能治好小瞎子眼睛的一个脑洞。





大魔王虽然看上去各种牛逼,实际上却是个缺爱到死的小中二。


小瞎子在这点上完全不同,可以说压根是南辕北辙。小瞎子周围的人都爱他,爸爸爱他,妈妈爱他,哥哥爱他,妹妹爱他,好朋友爱他,甚至他的心理医生,街坊邻居都爱他。他就是个从小被宠到大的孩子,如果他不是有看不见这个先天缺陷,或许早就被宠坏了。但也正是因为他看不见的这个缺陷,周围的人都疼爱着他。


好吧,公平说来,大家喜爱他不仅仅因为他是个小瞎子,还因为他是个甜心。这点大魔王再清楚不过。小瞎子简直就是彩色的水果夹心硬糖。有时候是橙色的,像他满身的太阳光,橘子味,甜到心尖。有时候是蓝色的,像他的眼睛,果酒味,他都要醉了。他只想一直把他含在嘴里,谁也不给。


所以,哪怕那双蔚蓝色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大魔王却什么也不想做。是的,不想。意思就是说,大魔王本来有可能可以让小瞎子看见光明。有可能。大魔王其实也不确定,但是他曾治好过一个姑娘的脑肿瘤,所以治好小瞎子的眼睛也不是可能性为零的事。但是他从没试过,甚至每次思绪飘到那儿的时候他赶紧又把它拉扯到别的地方。他不想触碰这个话题,更别说跟小瞎子提起。


大魔王害怕。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如果小瞎子能够看见了以后,他就不再依靠他了,他就不再需要他了,然后他就会离开他。孤独终老——这是大魔王最最害怕的事。他想,他好不容易拥有了小瞎子,可不能失去他。以至于有的时候,大魔王看着小瞎子的眼睛,看着那美丽的蓝色里映出自己的身影,他感到纠结与痛苦。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起码已经在尽力的做一个好人,而他是那么的爱小瞎子,理应为小瞎子做任何事。设想一下吧,如果小瞎子的眼睛治好了,如果他能看到这个世界,看到各种的颜色了,他该会多么狂喜,多么幸福啊。大魔王为此感到羞愧。于是他只能紧紧搂过小瞎子,把自己的思绪埋入小瞎子那柔软香甜的嘴唇。


而这件事是这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魔王对于坦白的压力越来越大。到了后来,大魔王所担心的不仅仅是小瞎子能看见后就不再需要他,而是小瞎子倘若质问他“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呢?”他该怎么回答。


其实他大可以撒个谎,说因为自己也没有把握,不希望小瞎子再一次的失望。是的,小瞎子曾经看见过一次。他参加了一个实验性的手术:在大脑上移植一个芯片,与一个外置镜头连接,通过刺激,他能短暂的看到一些模糊的黑白画面。手术很成功,小瞎子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朦朦胧胧的看到了这个世界,看到窗口,树木,道路,看到了自己最爱的电影画面,看到了自己家人的脸,还有自己的脸——虽然被装置着镜头的眼镜挡住了几乎一半。可是好景不长,才过了两天芯片就移位了,他们不得不把它取出来,并且他再也不能使用这个装置了。小瞎子很失落。不,失落不足以形容。


大魔王听小瞎子说过这个故事的:先是被第一次喜欢上的女孩子甩掉,然后是手术成功让他忘却了失恋的痛苦,最后适应期的失败又让他跌回谷底。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小瞎子遇到了大魔王。


大魔王曾经在跟小瞎子缠绵之后谈论起他的眼睛。摒除了功能性,纯粹讨论它本身。


你一定不知道,大魔王咬着小瞎子敏感的耳朵说,我有多爱你的眼睛。


小瞎子被痒得咯咯大笑,那我一定没有你爱它,它不给我好好工作!


大魔王喜欢小瞎子这个样子,简直像是一个每天都播报明天是晴天的天气预报员。而他的笑容就像晴天,光芒简直刺眼得没心没肺。大魔王想起第一次见到小瞎子的时候,小瞎子并不是这样,反而是像一只雨天里躲在纸皮箱下面的小狗狗,湿漉漉,惨兮兮。


大魔王想,真好,他也是可以给人带来快乐和幸福的,然后内心就好像被什么给填满了一样。


大家都不知道,实际上大魔王可以对一个很好很好,疼爱保护,只要那个人给他一点点的爱和包容。就像他想对他母亲好的,虽然那不是他的生母,但是她母亲如果能接纳他,他想他会满足母亲的所有愿望。很可惜他没有这个机会,从来也没有。


大魔王看到小瞎子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会无比的饥渴,就像是饥肠辘辘的时候经过一家面包店的门口。他看得到小瞎子的家人对小瞎子的爱,和对他的戒备。实际上,小瞎子的家人一开始对大魔王是充满了敌意的。大魔王习惯了人们对他的恐惧,也一度觉得是自己应得的,但这次不同,这是小瞎子的家人,不得不说他感到受伤。而小瞎子是那么体贴的安抚他,手指滑过他的脊背,一下一下的。


后来,大魔王渐渐接触了更多小瞎子周围的人,才知道了小瞎子其实一直就是个发光体。遇到他的时候,不过是刚好飘来一片意外的乌云。原来小瞎子也没有那么的依赖他。他悄悄的有点失望,才体会过来他从小瞎子那里得到的,比他给小瞎子的多得多。于是他暗暗决定要给小瞎子更多。与此同时,他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对他说:宠爱他吧,让他完完全全的依赖你,永远无法离开你,你就能够永远的得到他了。大魔王搂着小瞎子,不自觉的笑了起来,直到跟镜子里的自己对上了视线。他吓了一跳,一把推开了小瞎子。小瞎子茫然的问,怎么了?大魔王楞了一下,然后一边想着幸好小瞎子看不见,一边乱找了个借口。


大魔王的思绪转了一大圈,然后又回到了小瞎子的眼睛。别人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眼睛很美?


小瞎子一节一节的摸着大魔王的手指,摇了摇头,他们有告诉过我,我的眼睛是蓝色的,虽然我对颜色没有概念。


大魔王看进小瞎子的眼底,说,你的眼睛一片蔚蓝,那是天空的颜色。


小瞎子就又笑,带着点不服气,我知道天空是蓝色的,书上有写呢。


大魔王捏了两下小瞎子的手(那是他们的暗号,点头是捏一下,摇头是捏两下),不是所有蓝眼睛都像天空一样蔚蓝的,那种广阔的感觉,所有鸟儿都可以在里面自在的飞。


小瞎子说,啊,我小时候一直以为公园也是那样子,直到我一头撞上了一棵树。


大魔王就抬起手揉了揉小瞎子的额头。你的眼睛蓝得像游泳池的深水区。你知道那种被水包围的感觉吗?我们每个人出生前都是被水包围的。


你是想说安全感?小瞎子问到。


大魔王听到自己心跳落掉了一拍。他没有回答,只凑过去亲了亲小瞎子的头发。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喝的那种酒吗?


小瞎子撅起嘴,记得啊,我才喝了一点就觉得醉了。


大魔王笑起来,它瓶子的颜色就跟你的眼睛一模一样。所以你知道你的眼睛有多美了吗?


小瞎子发现了大魔王的不对劲。大魔王不对劲已经有一阵子了。小瞎子看不到,但是他能听到,能闻到,能摸到。小瞎子没有超能力,但是他爱大魔王,他知道大魔王怎样是高兴,怎样是伤心。


他听见大魔王微不可闻的叹息。他注意到有时候大魔王出去一阵子回来以后,闻上去有暴风雨过后的味道。幸好没有血腥味,这恐怕是唯一的安慰。有时候他亲吻大魔王,大魔王的回吻从投入到狂烈,最后仿佛带着绝望的味道,就像是以后再也吻不到了似的。


于是在一个早晨,小瞎子跟大魔王吃早餐的时候,他决定要跟大魔王谈一谈。


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小瞎子问到。


唔?大魔王嘴巴里还塞着东西,他一边咀嚼一边抬头看小瞎子,虽然他没有必要也不可能与小瞎子来个目光的交接。


就见小瞎子似乎斟酌了一下,然后说,我觉得你最近似乎不开心,你在烦恼些什么呢?


大魔王停止了咀嚼。他看着小瞎子,蓝色的眼睛在晨光里亮得像颗糖。有个人用这样的眼睛微微歪着脑袋看着你(即便那个人实际上看不见),然后问你,你在烦恼些什么呢?——那还有什么可烦恼的呢?


大魔王把食物吞到肚子里。他本想把秘密也吞到肚子里,然后说,宝贝儿你想太多。但是他连这个也说不出口。


有些事搁置不理,就会像一块摆放在室温下的肉,渐渐的腐败然后发出恶臭,最后还是得动手处理。况且,大魔王已经厌倦了谎言,伪装,这种事情他曾在欲望的趋势下做了太多。此时他太渴望被完全的包容,然后完全的放松,而这也意味着完全的坦白。但是在一段关系之中,袒露与遮掩究竟各要做到几分才适合,实际上大魔王全然没有经验。他当然知道有一些被称为善意的谎言,但他也清楚这件事早已超出此范畴。他觉得他被逼迫到了一个角落,无路可走,除非示弱。大魔王以前从不示弱,他沉迷于力量,他需要让自己掌控一切。


而现在掌握权在小瞎子手里了。因为他选择坦白。他想这是唯一的机会。虽然他已经搞砸了,但是不得不说,他的心里还是有那么点期盼。他从来也不愿意用完全的绝望面对小瞎子。


于是大魔王说,对不起。


小瞎子听到大魔王跟他说对不起,这证实了他的猜想。是的,有什么事情不对了。顿时间小瞎子也开始忐忑起来。他默默祈祷着这是他们能够修理好的事。


小瞎子听见大魔王缓缓的说,我可能……我可能能够治好你的眼睛。


小瞎子霎时松了口气。他胡乱的想,幸好是他们能够修理好的事。然后他的脑子又才转起来。什么?小瞎子下意识问到。


就听见大魔王说,你知道我有超能力,能看清楚事物的每一部分,怎么工作,所以我对修理很在行。而我曾经,用超能力修理好过一个姑娘的脑肿瘤。所以我想,或许我能治好你的眼睛。


小瞎子无法说出此刻的心情,太多的感觉涌向了他,是狂喜吗?是害怕吗?还是有别的什么。一时间他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然后他意识到他有许多问题。那些问题卡在他舌尖,然后其中两个挣脱着蹦了出来:为什么道歉?为什么今天告诉我?


小瞎子问完,然后忽然意识到,它们似乎就是答案本身了。但是他想听大魔王说。他前倾身体,手沿着桌子摸了过去,摸住了大魔王的手,然后握上它。


告诉我。小瞎子轻轻的说。他感觉到大魔王的手在微微发抖。


大魔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的呼出来。我害怕,他说。而当这句话终于说出口的时候,大魔王忽然觉得整个人变得轻盈了起来。原来这也没那么难。


虽然仍旧忐忑,词句断断续续,但是大魔王告诉了小瞎子,他种种的害怕。他害怕失去他。


小瞎子握着大魔王的手,静静听大魔王讲完。而大魔王讲完后,也静静的等着小瞎子开口,仿佛在等一个判决。


你知道吗,小瞎子说,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希望我看不见,你是第一个这么想的。你不告诉我这点是错误的。但是,天啊……傻瓜,我爱你。所以,我原谅你了。小瞎子露出一个微笑。


上帝……大魔王把额头贴上了他们的手。


小瞎子觉得手背又湿又凉。


大魔王给小瞎子治眼睛的整个过程快速并且莫名。大魔王的超能力是看清楚事物的每个部分,而他修理它们就是把错误更正就好。但当大魔王集中精神观察小瞎子的头颅的时候,他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忽然的,小瞎子紧闭双眼脸皱成一团。


大魔王吓了一跳,赶紧问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小瞎子用手捂住脸,声音断断续续的从指缝里漏出来。他说,我……眼睛痛……没事……


大魔王连忙扶住他。到底有没有事?


小瞎子靠着大魔王,慢慢放松下来。没事,他说,就是……


就是什么?大魔王很着急。


只见小瞎子缓缓把手放开,露出纠结成一团的脸,然后慢慢的,小瞎子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我……小瞎子说,我能看见了……


就这样,大魔王莫名其妙的治好了小瞎子的眼睛。这让他涌起了状况之外的喜悦。


而小瞎子终于适应了光线,他睁大了眼睛,就正对上大魔王的脸。


你……你……小瞎子仍然是话都说不完整。然后他脸红了。


大魔王看着小瞎子,觉得自己的心就像煎锅上的黄油,在一点点融化。他把小瞎子搂进怀里,然后亲吻。


小瞎子能看见了,而且与第一次不同,他能看见色彩了。


苹果的绿色,牛奶的白色,花朵的红色,大魔王头发的黑色,还有……大魔王把他推到镜子前面让他看的自己眼睛的蓝色……那么多的信息等着小瞎子的脑子去处理。然而再多他也看不够。


小瞎子决定要给他的家人一个惊喜。大魔王说用车子载他回父母的家里。小瞎子却说我们坐巴士吧,我想慢慢走,看更多的东西。于是大魔王就牵着他的手,两个人走走停停。


路上是各种各样的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子,不同颜色的头发,不同颜色的衣着。路的两旁有楼房有树,有不同颜色的招牌。小瞎子一路左看右看,一路安静的笑着,露出牙齿。大魔王握着他的手,看路,看他。


小瞎子的家人不能说是不狂喜的。只不过这喜悦中也带了几分复杂的感觉。毕竟有过上一次的经验,毕竟这是大魔王的超能力。小瞎子当然没有告诉他们全部的过程,只说大魔王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用超能力治好他的眼睛。


他们离开之前,小瞎子的哥哥把大魔王单独拉到一旁,他先是在大魔王的胳膊上来了重重的一拳,然后说,你应该早点想出这个办法。没等大魔王回话,小瞎子的哥哥把手放在大魔王肩头,说,兄弟,好好照顾我弟弟。


大魔王跟小瞎子回到他们的住所,大魔王就迫不及待的圈住小瞎子要亲他。


小瞎子捉住大魔王的手,说,别动,让我好好看看你。


大魔王就一挑眉说,对,你刚才都只顾着看其他人,你应该多看看我!


小瞎子就说,我有很多时间可以看你啊……说着就又脸红了。嘿……小瞎子低声说,我都不知道你原来这么辣。


哦?大魔王眉毛挑得更高了。你知道我这样的叫做辣?


小瞎子装作不高兴,你是觉得我不懂什么叫辣吗?


但这被大魔王识破了。大魔王笑着捧起小瞎子的脸,说,我告诉你,你也很辣。你的眼睛,嘴巴……大魔王的手指从小瞎子的脸划到脖子,一路向下,还有屁股,大魔王笑着捏了一下。然后他满意的看到小瞎子某个地方起了反应。


你知道吗,大魔王凑在小瞎子的耳朵旁边低语,我爱死你在床上的样子了,之前你自己看不到太可惜,现在好了,待会儿,你就可以看到了。


大魔王狠狠的亲吻着小瞎子(他现在已经不是瞎子啦),这对小瞎子来说既熟悉又新鲜。大魔王的吻对他而言当然再熟悉不过,不管是轻轻触碰的,还是深深撩拨的,温柔的,狂暴的,小瞎子统统都尝过,但那些都发生在黑暗里。大魔王曾经自暴自弃的说他就是黑暗本身,小瞎子安抚他,你要知道,我能看到的唯一的颜色就是黑色。于是大魔王亲吻他的时候,那个感受就是全世界。而现在小瞎子能看见了,他努力的睁大眼睛,然而他发现,那感受仍旧是全世界。他压根什么也来不及看见,他的脑子里全是大魔王的吻。


而大魔王狠狠的亲吻着小瞎子,然后看见小瞎子虽然睁大了水果糖一般的蓝眼睛,眼睛里却仍旧是没有焦点。他满意的笑起来,在小瞎子的耳朵边喃喃,把你的脑子都亲懵了,吭?待会儿我要把你的脑子也操懵。


小瞎子红着脸喘息,胸膛起伏。他勾着大魔王的脖子,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


让我好好的看看你不好吗?小瞎子说。


而他的这句话为他扳回一城。大魔王放弃了立马把他的脑子操懵的主意。任由小瞎子用手跟视线一起抚摸他的身体。


小瞎子的手指跟视线从大魔王的脖子游走到胸口,扒开他的衬衫,让他的上身赤裸。这一切,小瞎子做起来渴望中又带着新奇的探索,让大魔王看来就是煽情又天真,天真的感觉更煽情。


大魔王硬了,他收回主动权,一把把小瞎子扛起来。


我改变主意了,不能让你玩这么久。


小瞎子哇喔哇喔的大叫。这个戏码他们以前也玩过但是现在小瞎子能清楚看到自己离开地面,更觉得刺激。于是小瞎子一边紧紧抓住大魔王一边大声叫唤,我只是想仔细的看你!


大魔王大笑着在小瞎子的屁股上来了一巴掌,我想让你仔细的看你自己。


他扛着小瞎子进了浴室,然后把小瞎子放下来。小瞎子就看到浴室里那一面巨大的镜子,里面是自己跟赤裸上身的大魔王。透过镜子看,小瞎子心里想着,大魔王真的太辣了,虽然大魔王跟自己差不多高,但是身上的肌肉线条都那么恰到好处,胸口黑色的毛发一直延伸到小腹,然后消失在牛仔裤里面。小瞎子晓得那里面还有多么了不得的东西。以前他握过,尝过,吞没过,却一直没有见过……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的裤子更紧了。


就见大魔王从身后环抱住他,在他的脖子落下一串亲吻。


我要你,仔细的看看自己,多么的漂亮……大魔王的声音像丝绒做的夜幕。擦得小瞎子耳朵上的绒毛都要立起来了。


然后他们就在镜子前接吻,做爱。大魔王把他扒光让他趴在洗手台上,从后面操他。浴室的回响把所有的声音都放大。小瞎子一边听着自己的呻吟声一边被大魔王捏着下巴看着镜子里被欲望和快感冲刷的两个身影,没坚持多久就射了。


他从镜子里看到了高潮前一刻自己的表情,果然像大魔王说的那样。


但是哪里有大魔王诱人,小瞎子这么想。


大魔王尝到了坦白的甜头。


对于曾经的大魔王,伴随着坦白而来的总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事,甚至更糟。


比方他曾经向父亲坦白——那时候他还以为他是他的生父——说他不想做钟表匠,可不可以做别的,结果遭到了父亲的训斥。


而后来他被超能力所带来的一切折磨到疲倦的时候,他几乎要回心转意,向母亲坦白:就做一个钟表匠难道不好吗?我十分擅长修理钟表。母亲却开始愤怒的叫喊:我的儿子是特别的!他才不是平凡的钟表匠!


超能力让他饥渴。而他觉得他的母亲简直拥有同等的饥渴。不甘平凡是多么可怕的一种力量,它能推动比它大得多的罪恶。但是那时候这些都不重要。那时候,他渴望从母亲那里得到救赎,他爱他的母亲。但是当他向母亲坦白,展示了他的超能力之后,事情已经超出了所谓糟糕的这种无足轻重的范畴。


那是灾难,是罪孽,是不幸,是深渊,是漩涡。


大魔王曾以为自己再也爬不出来,摆脱不掉,挣扎不开。然而幸运之神却最终降,哪怕自己从未洗刷干净。


现在,大魔王在小瞎子这里尝到了坦白的甜头。这何止是甜头这种无足轻重的范畴。


这是犒赏,是慰藉,是天堂,是欢愉,是爱。


他觉得给小瞎子治好眼睛是自己做的最正确不过的事了(除去追求小瞎子这件事之外)。他之前所担心的,小瞎子不再依赖他这种事,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个白痴的担忧。


因为依赖与否在如今真心已经是其次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每一天,小瞎子只要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都睁大着他那双蔚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看,就像经过游泳池畔,水波反射的阳光印在身上一样。那是有温度的不是吗?大魔王能感受到那目光从自己的头发荡漾到眼眸,到鼻尖,到嘴唇,到脖子,到手臂,到胸口,到腰,到……


他被织在网里了。这难不成也是一种超能力,大魔王一边喘息一边想。


因为此刻,小瞎子正跪在他身前,在用舌头把他的阴茎弄湿了以后,仔仔细细的盯着它看。


这真是要了命了。


一方面他当然想催促小瞎子赶快继续,好让他操进他那张诱人的嘴巴,让他天生就红润得像是肿胀的嘴唇真的肿胀起来。但是另一方面,他又享受着小瞎子这样盯着他看,任何地方,光用看的就能让他硬起来。


还好小瞎子没有让大魔王纠结太久,再一次张开嘴。而这一次,小瞎子一边努力用嘴巴跟手指取悦他之外,还抬起眼睛看他。


上帝!大魔王差点就射了出来。


他捏住小瞎子的下巴,带着一点喘息开口,你从哪里学来的?他发现自己声音哑得不行。


小瞎子就仍抬着下巴盯着他,甚至伸出一段舌头又舔了舔。


你不喜欢吗?小瞎子调皮的说。大魔王甚至觉得自己看到小瞎子冲他眨了眨眼。他不太确定这是不是真的因为他已经操他的嘴巴把自己的脑子给操懵了。


瞧,这小子是故意的。大魔王大口喘息视线都开始模糊。


从这个方面来说,他猜想得没错。小瞎子的确是没有以前依赖他了。


大魔王在射了小瞎子一脸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


但是那又如何呢?


小瞎子得到视力已经快一个月,做的梦都开始有了色彩。他从前的梦境里只有模糊的线条,如果说那是他自己涂下的草稿,那么大魔王无疑是抓过他的手开始把本不属于小瞎子的部分给沾染上去了。先是润染他的生活,唔,再沾湿他的身体,现在连梦境都不放过啦。


大魔王只看到小瞎子在睡梦中露出微笑。大魔王不知道小瞎子梦到他了,并且是常常梦到他。


多么自然啊:苹果的绿色,牛奶的白色,花朵的红色,大魔王眼睛的棕色……


小瞎子从有大魔王的梦境中醒来,硬了。他就抬起脚去勾大魔王的腿,直到看到大魔王眼睛的棕色。这就是一天的开始。这一天的开始在湿漉漉中结束。


而某天小瞎子从有大魔王的梦境中醒来后却什么也没看见。世界一片漆黑。这一定是另一个梦,小瞎子迷迷糊糊的想着又睡了过去。好在当他再次醒过来,他一扭头就看到大魔王沉沉睡在他身旁。


但这在发生了几次以后开始愈发严重起来,在白天里也像接触不良的电器一样忽然就有那么几分钟看不见了:吃着早餐的时候,看着书的时候,洗着澡的时候……


小瞎子知道这不正常。但是他现在拥有视力本身就不正常。他有些焦虑,但这并不是在害怕。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大魔王。大魔王有没有预料到会这样呢?大魔王了解原因吗?大魔王知道要怎么办吗?如果大魔王什么都不知道,那他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小瞎子没有为此担心太久。因为这最终被大魔王发现了——有一天他跟大魔王走在街上的时候,他忽然又看不见了,他想蒙混过关却没有成功。


这下小瞎子知道大魔王的反应了:大魔王非常沮丧。


对不起,我不知道,大魔王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小瞎子知道瞒着大魔王不是个好主意,可是人们常常就是循着坏主意做事。


他们默默的回家,大魔王不发一语。最后小瞎子蹲在大魔王跟前道歉。抱歉我没有立马告诉你,这不是说我不相信你啦……小瞎子抓抓头,然后说,大概是我自己还没消化好。诶……小瞎子叹了口气,这可真难,我终于知道你上次跟我坦白是要有多大的勇气啦。


大魔王也叹了口气。他伸出手去摸小瞎子的脸,别这样故意逗我笑。


没成功吗?小瞎子举手投降。可是我说的都是认真的,小瞎子继续说,对不起,这下我们扯平啦。


大魔王看着小瞎子蓝蓝的眼睛,最后说,不……我还是欠你一个。实际上,大魔王说,我不光是对你没有马上告诉我而有一些难过,我更是对不能真正治好你的眼睛而难过。我跟你说过,我的超能力是了解事物运转的结构,发现他们坏的地方而去修理他们。但上次我在给你治眼睛的时候,实际上并没有发现哪里坏了,一切都是在他们天然的位置上。


小瞎子疑惑的睁着眼睛,你的意思是,我天然是瞎的?


大概如此吧,大魔王说,超能力的事情也不是百分之百都有准确的解释的。我之前的一个……朋友,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兄弟吧,他得到了我的超能力,但是也没法治愈他之前的伤。


对不起,大魔王又说,要道歉的还是我,我没有立马告诉你。


小瞎子像是在思考什么,最后笑了起来。你看看我们,要这样彼此道歉到什么时候呢。他一边站起身一边嘟囔着,我的腿都麻了。


大魔王就也笑了,去捏小瞎子的腿。小瞎子顺势就坐到了大魔王的腿上。


嘿,小瞎子说,说真的,我们清零吧。


什么?大魔王没听清。


那些担心跟道歉,我们清零吧。以后有什么关于你我的事,我们都第一时间告诉对方。呃……虽然好像很难的样子,但是老是自己一个人东想西想最后都证明并没有意义不是吗?


大魔王睁大眼睛,你真是不可思议。


小瞎子咧开嘴笑起来,嘿,你才是真的不可思议的那一个好吗,超能力先生。


大魔王的眼神却暗淡了下来,可是我的超能力没能完全治好你的眼睛,我甚至不知道你是怎么能看见的,我也不知道你以后是不是会再一次看不见……


嘿,小瞎子搂住大魔王的脖子,我从一出生就是个瞎子,从来就没指望过真的能看见。连那个失败的手术,也没能让我看见黑白灰之外的颜色。是你让我的生命里有了色彩这回事。就算我以后真的又瞎了,但是色彩已经在我的记忆里了,你的样子也在我的记忆里了,这些都已经属于我,谁也拿不走的。


大魔王的鼻子酸了。他搂紧了小瞎子去亲吻他的嘴唇。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一个确确实实的办法让你看见……大魔王在换气的空档这么说到。

以后再说啦……小瞎子把嘴唇又凑了上去。


FIN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