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喵

爪喵

 
   

London Eye伦敦眼

Title:London Eye伦敦眼

Fandom:BBC Sherlock

Pairing: Mycroft/Sherlock

Rating:R

Summary:Sherlock终于知道了Mycroft很有耐性的等待他长大。




London Eye伦敦眼



伦敦眼在千禧年来临的前一天终于在泰晤士河上缓缓转动起来。没有雪,没有雨,那天的伦敦不冷不热吹着冬季常见的西北风。每一天都是阴天的地铁载着满满的行人在伦敦地底下穿梭。特拉法加广场一如既往的聚集着大批等待跨年倒数的人们。而各家电视台纷纷把布莱尔首相亲自主持伦敦眼开幕的画面与 英伦三岛迎接千禧年的画面轮番交错播放直至子夜。

直到大本钟敲响了十二下,整个世纪被撕下了仅剩的一页。

当河畔的焰火升腾起来的时候,蜷缩在家中沙发上的Sherlock正好伸出手指翻过一张书页。他从书页里抬起头,冲着mummy说到:“新年快乐,mummy。”

Mummy亲了亲他的额头:“新年快乐,Sherly。”

然后电话响了。是Mycroft。

这是Sherlock的第三个没有Mycroft的新年。


Sherlock曾经太过认为Mycroft在他身旁这件事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从他躺在婴儿床上看窄窄的世界开始,Mycroft就把他的脑袋探进了他的视野。

实际上婴儿的记忆更多支撑起了条件反射的形成,而那些像是电影画面一般的细节,多半是建筑在后来者语言描述上的幻影。Sherlock也曾在无聊时设想过究竟是谁给了他的那样逼真的复制品,是mummy,是女佣,还是Mycroft自己?尽管在Sherlock后来的记忆中,Mycroft很少直接的讲起他自己的故事,以至于Sherlock要花费心思去琢磨。但躺在婴儿床里抓着Mycroft手指的情节过于真实:对于婴儿来说刚好可以完整握在掌心的食指,像天鹅绒一样柔软的被蹬到脚下的毯子,以及落在Mycroft肩头的光斑和他身后一直在转动的小熊与马车,统统都像是能够被触碰。

等到到他终于会爬,会走,Mycroft就像一个小大人一样替mummy看着他。而Sherlock小时候真的觉得Mycroft就是个大人了。Mycroft对他而言那么的高。尽管后来他也越长越高,渐渐要跟Mycroft一样高了,但直到最后,Mycroft还是比他高了那么一点。这导致了多年以后,在Mycroft的单身公寓里,Sherlock凑上去要亲他的时候,发现自己需要伸长了脖子才能够到他的嘴唇。


六天以后,Sherlock就要满十七岁了。七年前Sherlock看着列车载着十七岁的Mycroft渐渐驶远。今年拎着皮箱坐上火车的终于变成了他自己。

Mycroft走的时候Sherlock还太小。直到Mycroft走后一个礼拜Sherlock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分别。尽管那时候的Sherlock已经懂了很多,但所有知识都只是印刷 在纸张上的一个个单词和Mycroft文法精准的话语。就像是一个幼童不了解火焰骇人的一面,直到他被温暖的壁炉里蹿出的火苗咬疼手指。


Sherlock还记得那个漫长的暑假,那是记忆中一段最炎热的时光。

那个夏天,远房亲戚带着几个大约同龄的小孩子来家里拜访暂住。老家的大宅子忽然变得从未有过的喧哗闹腾。

那天中午,大人外出还未回来,几个小孩在游戏室里吹着风扇昏昏欲睡。Sherlock坐在窗子旁看着书,不时瞄一眼通向正门的路。

在他第十二次抬头的时候,他终于看到路的尽头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Sherlock合上书,跳下高凳,轻手轻脚绕过已经趴在沙发上、小毯子上沉沉睡去的表兄弟姐妹,然后飞快的跑下楼梯,穿过客厅,打开房门,就看到半年不见的Mycroft站在他跟前。

Mycroft把他抱了一个满怀,放开后还亲了亲他的脸蛋。Sherlock简直迫不及待的要缠着他了,做什么都好。丢下楼上压根不熟的亲戚小孩,就他跟Mycroft两个人,他要跟他讲他不在的时候发生的趣事,其他人都没有发现也不能明白的趣事。他还想听Mycroft讲学校里的见闻,虽然他收到过Mycroft在学校写给他的回信,但故事都太草草了。他还想听Mycroft对他说“你长高了”,或者“测试”他,然后跟他说“你进步啦”。兴奋混杂着暑气在Sherlock心底翻腾得像炉火煮着的水。直到他跟Mycroft坐在后山旁的小河边泡着脚丫的时候,他才像从中暑的状态恢复过来,感官的敏锐点点复苏。

Mycroft坐在他身旁,跟他一样脱了鞋袜卷起了裤腿,把脚泡在小河里。Sherlock扭过头打量着他的侧面。太近了,Mycroft就问他:“你在看什么?”

Sherlock摇摇头。但那一刻,他忽然模模糊糊的意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长大。他忽然觉得Mycroft跟以前不一样了。尽管这半年来他都有给他写信,尽管他这会儿才刚回来几乎什么都没说,尽管此刻他的手臂几乎就贴着他的肩,Sherlock还是莫名的就觉得Mycroft跟他的距离比原来远了。

这种念头让Sherlock惊慌起来。


之后的第二年, Sherlock的第二性征渐渐开始发育。

某个夜里他梦见了过去的那个夏季里的事。Sherlock梦见Mycroft带着他们几个小鬼玩耍。Mycroft真的显得比他们大太多,表兄弟姐妹跟在他屁股后面走的画面看上去真怪异。七岁这个年龄差距第一次具象成了一把尺子,架在他们之间,而这件事Sherlock以前从未发觉。他曾经觉得Mycroft就是跟他长在一起的。Sherlock梦见他们一起去河边玩水,表弟踩在浅水的石头上滑了一脚跌到了深水区,幸好Mycroft盯得紧立马跳下去把他捞了起来。表弟只呛了一口水。Mycroft给他拍了拍背,他自己浑身都湿淋淋了。Sherlock还梦见开晚宴的前一天,亲戚让Mycroft教小鬼们跳舞。Sherlock看着Mycroft好脾气的拉着表妹的手,她的脚总是不小心踩到Mycroft的。

早上醒来的时候,Sherlock发现床单湿了一小块。


Mycroft上大学之后的第二个暑假,也是他最后一个在家过的暑假。Sherlock亲到了Mycroft的嘴。

他们跌倒在草丛里。Sherlock摔在Mycroft的肚子上,膝盖磕在地上有点疼。他没有管那么多,把手臂撑在泥地上支起胸脯直接凑近Mycroft找他的嘴。

Sherlock不记得是谁先把舌头伸到了谁的嘴里。只记得他跟Mycroft的舌头绞缠在一起,整个世界软得超出了他的认知。他不记得后来他们什么时候停下来,怎么停下来的了。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幸好Mycroft把他拉起来,给他拍了拍身上的草,像是没有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一样拉着他的手走回家。可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Mycroft都跟之前没有丝毫分别。

Mycroft怎么这样呢?难道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吗?Sherlock窝在被子里有点生气。他可是一晃神就能想起那个吻,想起跟Mycroft接吻的感觉。不是那些个单词拼凑出来的描述性的句子,而是每个神经元最直接的刺激反应,就像是身体替大脑记得了这件事。

终于到了Mycroft又要走的那天,Sherlock一如往年的跟着mummy送他到火车站。

Mummy问Mycroft:“今年圣诞节还回来么?”

Mycroft看了一眼Sherlock,又看向mummy,说:“现在还没法确定。”

Sherlock咬了咬嘴唇,有些不甘心的问:“如果你不回来,我可以去找你么?”

Mummy捏了捏他的手,温柔的说:“你还太小了。等你长大了自然可以去找哥哥。”

Mycroft弯下腰,摸了摸他的卷发:“是的,你还太小了,Sherlock。”

Sherlock似乎有点明白了。


电视机被按下了静音键,焰火在伦敦眼的上方无声绽放又凋谢。

快要挂掉电话之前,Sherlock说:“今年秋天我就可以去找你了。”

电话那头的Mycroft沉默了两秒,最后说:“好。”


在Mycroft的单身公寓里,Sherlock凑上去要亲他的时候,发现自己需要伸长了脖子才能够到他的嘴唇。不过这个发现只占用了他半秒的注意力,他很又专注在了把Mycroft摁在墙上接吻这件事上。

Sherlock的身体贴着Mycroft的,手掌把Mycroft的手臂压在墙上。他先从Mycroft的脖子开始,就像猫科动物总是从敌人的咽喉下口。他亲着Mycroft的脖子,舔着他的喉结,一路向上咬了咬下巴再伸长了脖子压上Mycroft的嘴唇。

距离上一次也是第一次他们的嘴唇贴在一起已经六年了。

这一次是Sherlock用舌头撬开Mycroft微闭的嘴,被时间尘封的舌尖的记忆瞬间苏醒过来,像电流一般窜过肢体,连牙齿都要颤抖。

他们不停的接吻,吻不够一样。终于,Sherlock想起来抬手去扯Mycroft的领带。Mycroft没有制止他,很显然觉得他足够大了。

然后他们互相解开衣扣子剥掉衣服,拉开拉链扒掉裤子。他们倒在Mycroft不大的单人床上,翻滚了一周就撞到了墙。

这一次轮到Mycroft压在了Sherlock身上。

开始之前Mycroft还是问了句“可以吗”。Sherlock没有回答直接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Mycroft一边分开他的双腿一边轻声念叨:“你这小淘气!你这小黑羊!从小就使坏!……”

Sherlock的脑子里忽然就闪过了一个画面,飞快得还没等他看清就消失了。反正没有什么事情比当下的事情更需要他专心。于是他把腿环到了Mycroft的腰上。

Mycroft用手指给他扩张的时候,Sherlock忽然意识到了之前闪过的念头究竟是什么。那让他忽然哆嗦起来。

“Mycroft……Mycroft……”他下意识的就这么呼唤他。

Mycroft凑到他跟前,轻轻吻了吻他的脸。


从Mycroft的单身公寓门口朝西边望去,能看望到夜幕下的伦敦眼像一块巨大的波板棒棒糖插在泰晤士河上。

Sherlock不爱波板棒棒糖之类的玩意,但他嗜甜如命的兄长Mycroft或许爱。但他想起来自己几乎从未见过Mycroft在下午茶时间吃第四块甜点。

Sherlock笑了起来,抬手指了指那个仿佛看着这座城市也被这座城市望着的伦敦眼,冲Mycroft说:“我们下次在那里试试。”

那个看着他一路长大也被他从出生就望着的人冲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回答他说:“好。”





FIN



 
 
评论
 
 
热度(12)